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妇科男医生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你爱人的子宫需要切除。.”我看着我办公桌对面那个白净、瘦小的男人说。

    “什么?!”我看见他在听到了我的话后忽然全身一震。这是正常的反应,他不震惊倒还不正常了。我心里想道。

    我很有耐心,温和地向他解释道:“你的爱人患的是多发性子宫肌瘤。我们经过检查,发现她的子宫里面弥漫地分布着数十个大小不等的肌瘤。像这种情况只有切除子宫才可以,不然就会出现恶变、甚至会危及生命。”

    “可是,我还没有孩子啊。”男人已经在那里痛哭淋漓。

    我明显地听到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我知道这是一个自私的家伙。

    在我所遇到的那些还没有生育过的病人的家属中,当他们在碰到类似的情况下的表现可以说是千奇百怪。但是他们的态度归结起来却无外乎只有两种:一是只要可以保全自己女人的生命,完全同意医生的所有建议。我把这一类型归结为“爱妻型”;还有一种就是不断地问是否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保全自己女人的那个容器,问是否可以在生孩子以后再作手术。我把这一类称为“自我型”。

    “那没有办法。”我继续耐心地向他解释,“她目前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必须马上手术。”

    “不行!我不同意!”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忽然站立了起来,大声地对我吼道。仿佛我就是一个屠夫一样。

    “她可是你的爱人。这样的疾病会危及到她的生命。”我重复着前面的话,“而且,这种疾病本身就不能怀上孕。你听清楚了,是不能怀上,而不是不能怀!”

    他的表现我已经司空见惯。我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同样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他最后同意了我们给他的妻子做手术、做子宫全切除手术。

    像这样的情况时常在我的身边发生。因为我是一名医生,一名妇产科医生。但我却是一个男人。

    八年前,我从江南医科大学毕业。我作为一名应届毕业生参加了当年的研究生考试。可惜我的政治理论课考试成绩较差,结果我没能考上我所报的我最喜欢的外科专业。但是却莫名其妙地被本校研究生部的妇产科专业录取了。

    对此,我别无选择。因为在医学这个行业来讲,不读研究生就意味着没有什么前途、等待我的将是那些区县级医院或者厂矿医院。

    说起来很可笑,当我得知自己被妇产科专业录取后我完全没有反对。因为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因为留在大医院、留在大城市是我这样一个从小地方来的人的最大梦想。我的父母也对我作了这样的要求。因为他们是特别要强的人,总是喜欢在周围的人面前夸耀自己的这个儿子是如何的了不起。如果我最终还是回到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那个小城市的话,他们将很没有颜面。

    “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专业?”我记得我的导师、那位慈眉善目的老教授在与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这样问我。

    “喜欢、喜欢。”我急忙否认。

    老教授看着我,慈祥地笑着:“你喜欢才怪呢。男生都是喜欢外科的。不过没关系,慢慢地你就会喜欢上这个专业了。因为妇产科专业其实和外科差不多的,都是做手术。前些年我们总喜欢招收女生,这是人们的观念所决定的。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人们总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位好医生的治疗,并不会过多地去关心医生的性别了。你看,我不就是从那样过来的吗?更何况你长得还这么帅气,至少那些女病人不会反感你的。”

    我知道他是在和我开玩笑。但是他确实是一位很受病人尊敬的专家。

    其实,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对妇产科很恐惧。我恐惧的是男人在这样一个科室当医生。因为我发现我的那些男性师长们在这个科室呆长了以后就会出现一个共同的现象——女性化。他们除了说话还仍然保持着男性的声调外,语气、动作、甚至模样也逐渐在朝女性的特征发展。

    年龄越大,这种现象就越明显。

    他们都很慈祥,像祖母、外婆般的慈祥。

    可是,据说病人非常喜欢这样的慈祥,因为据说这样的慈祥会给她们带来依赖和温暖。而导师给我讲的也是事实:妇产科有许多手术、专门针对女性疾病的各种手术。对手术而言,却往往是男同志的专利,这与男性的体力与对手术的领悟能力有极大的关系。特别是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全相信了这样的说法。

    可是就在当时,我看着自己的导师那慈祥的模样心里却不住地在打着寒噤。“但愿我今后不要变成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不住地暗暗地向上天祈求。

    但是现在,我却有些无奈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同情那些患病的女性、越来越为她们生为女人而遭受到的那些男人所没有的各种疾病而心生怜惜。

    “这样的情感与某些道德无关。”每当我有了以上的同情的时候我就这样对自己说。

    幸好现在的我在说话的时候仍然铿锵有力,手上也还没有兰花指样的动作。但是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在痛苦中挣扎。

    第一章

    读研究生是按照导师来确定彼此之间的关系的。这就像是古代的那些门派一样。导师就是师傅,他下面的弟子就理所当然地像一个家庭孕育出来的兄弟姊妹一样了。这就完全如同一个传统中国家族的体系一样。只不过在现代社会人们对自己的导师的称呼上发明了一个新的名词——老板。

    老师,这个名词对于研究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来讲已经太落后、太土气了。而老板这个词,既可以让企业的员工拿去称呼自己的老总,又可以让国家单位的部属作为自己领导的称谓。而学术这东西,居然也跟潮到了同样的地步。我每每在称呼自己导师“老板”的时候总有一种被卖给了他的那种感觉。因为这个称呼太商业化了。

    同时成为我导师的弟子除了我以外还有三个人。

    曹小月,来自云南。她的皮肤很白,当我得知她来自云南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她一定是白族。但是我后来才知道她是标准的汉族,她是一对来自重庆的知识青年在那个地方青春萌动后的产品。难怪那么漂亮!当我得知她是我的同窗的时候我对妇产科这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