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剑情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马光前鄙夷地道:“凭你们这两个婆娘,还不够咱家一招杀的,也罢,你们一心想死,咱家就成全吧!”

    他用手中的钩刃一绞一锁,即锁住了两般兵器,左手的钢杖猛地挥出。

    崔氏母女似早料到有此一着,身躯同时后翻,四手齐扬,撤出万点银星。

    马光前根本没把她们看在眼中,也没有运气护身,脸上顿时着了一蓬细针

    那一蓬细如牛毛的银针,密密地钉在马光前的身上与脸上,马光前立刻抛下手中的钢杖,将脸上的银针拔了下来。

    他检视了一根一下,发现上面并未上毒,才放了心,厉声吼道:“你们这两个婆娘,居然敢暗算咱家!”

    崔妙妙母女躲得远远的。

    崔可清冷笑道:“马光前,我是为丈夫报仇,一个女人在为亡夫报仇时是不限制使用任何手段的。

    我苦练了多年,跟母亲两人练就了这一手满天花雨的飞针,那是专为对付你而用的,上天保佑,终于让我们达成心愿,现在你乖乖地等死吧!”

    马光前怔一怔道:“就凭这一把针能杀死咱家?”

    崔可清道:“不可能,但可以使你那一身无敌的气功失去作用,现在只要一个功力跟你差不多的人就能杀死你了。”

    马光前仍是不信。

    崔可清朝钱氏兄弟道:“二位叔叔,马光前身上布满了针孔,再也无法运气护体了,我的武功不足以杀死他,以后就靠你们了。”

    刘光远也是不信,上来接过针审查了一下。

    一会儿他才道:“三哥,这针上没有上毒,也没有其他毛病,照道理是无法伤得了你的,你怎么会着了他的道儿呢?”

    马光前吁了口气道:“对这两个婆娘,我根本就未存戒心,也没有运气,哪晓得她们会来这一手呢?”

    刘光远道:“强敌当前,三哥太轻敌了,但我不信这针能对三哥有所妨碍,你且先运一下气看看。”

    马光前又运了一口气,忽而变色道:“不对,这针是古怪,我现在觉得无法把气运足,好像全身都在泄气。”

    刘光远不禁一愕道:“怎么会这样子呢?”

    崔可清道:“告诉你也不妨,这些针是在明矾水中淬炼的,明矾虽然无毒,却有收敛之性,所以你身上的那些针孔永远无法收口了,在你身上永远都开着小孔,使你这一辈子不能仗着气功护体了。”

    刘光远一叹道:“这是事实,她们是绿林道上不入流的人物,在下五门中,有许多手法很绝,所以一些成名的高手,往往在下五门无名之辈手中失风,三哥这下子是阴沟翻船了,你还是下来吧!”

    马光前一抬头昂然道:“不行,就算咱家无法再以气功护体,这一身武功可不受影响,咱家非宰了她们不可。”

    弯腰又捞起钢杖,跳着要去追击崔氏母女。

    钱斯民首先仗剑拦住,马光前钢杖横扫,把他的剑砸飞出去,跟着右手的钩刃急刺而出,绿杨双侣夫妇急急拔剑相救,马光前兜回钢杖一击一扫,当当两声,把他们的两支剑也砸飞了。

    但也幸得他们这一阻,钩刃仅掠过钱斯民肩头,划破一条血痕,三人都空了手,无法再拦阻他。

    马光前因恨透了崔氏母女,竟然放过了他们三人,持杖又逼向崔氏母女而去,她们只得分散逃逸了。

    马光前最恨的就是崔可清,纵身急迫,摹而像一头大鸟般地飞着,运如泰山压顶的杖势,当头击下。

    崔可清眼看逃不过,闭目等死之际,忽而斜地人影切入,马光前的钢杖砸在一个圆铁葫芦之上。

    锵然巨鸣,碎屑四散,那人手中青光一闪,拦腰挥过,将马光前斩成两截。

    众人骇然惊顾,才发现施救出击的人赫然正是金陵四圣中的醉鬼杜今康。

    而迎击钢杖的是他的那具葫芦,手中所执的却是一柄两尺来长的短剑,他把崔可清由地下扶了起来。

    他柔声问道:“崔娘,你没有受伤吧?”

    崔可清摇了摇头。

    刘光远怫然变色道:“杜大侠,我们先前已约好,不相干的人不准插手的。”

    杜今康笑道:“我没有爽约,因为我不是不相干的人。”

    刘光远怒道:“你跟黑胭脂有什么关系?”

    社今康肃容道:“她是我老婆。”

    此言一出,诸人都为之一愕。

    薛眠娘叫道:“醉鬼,你什么时候成亲的,也不告诉我一声。

    杜今康一笑道:“还没有成亲,不过现在已成了定局,崔娘,你提的两个条件我都履行了,这下你总该答应了。”

    崔可清低下了头,无言默认。

    晏小倩问道:“大嫂,这是真的吗?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呢?”

    杜今康笑道:“金陵四圣中,老王早就成亲了,剩下三个光棍,睡娘子与程呆子都有了着落,我也得找对象了。

    崔娘子苦心孤诣,志切夫仇,使我很敬佩,昨天我去找她求婚,她提出了两个条件,一个是帮夫复仇,一个是要我戒酒,摆脱醉鬼的臭名,前者倒还容易,后者倒着实使我为难了半天时间,所以我一直在考虑。

    刚才崔娘临危,我可不能再考虑,刚巧马光前把我的葫芦也砸碎了,更加强了我戒酒的决心,大仇已复,我想是没有问题了。”

    崔可清点头道:“杜爷,昨日承蒙青睐,妾身自愧形秽,才借此用以相难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您戒酒。”

    杜今康急了道:“你怎么可以说了不算”

    崔妙妙笑道:“杜爷,小女能够再事君子,是她的福气,哪里会说了不算呢?只是你可不必戒酒。”

    杜今康这才笑道:“不!我说的话一定实行,以前是为了难过寂寞,才抱着酒葫芦当老婆的,现在真正有了家室,还要那劳什子干吗?今后我涓滴不入。”

    崔可清道:“那倒不必,爷的豪情自酒中而得,使名因酒而传,怎可忘本呢?只希望爷以后不要再醉了。”

    杜今康笑道:“娘子放心,别看我成天酒不离手,我可是从没醉过,人家越喝越醉,我是越喝越醒,不过我既答应了你,我今后每饮不过三杯”

    程一斧叫道:“那怎么行,好容易盼到你有个着落,我正想找你拼上一醉的,你竟然不喝了。”

    杜今康道:“谁说不喝?只是量不过三杯而已,你别看不起那三杯,薛眠娘家里的那一对碧玉海斗,你一杯都灌不下,你放心好了,当我迎娶之日,有你傻小子受的。”

    薛眠娘笑道:“我说你怎么舍得发狠心限量三杯呢?原来是看中了我那一对玉斗了。”

    杜今康笑道:“薛娘子,我记得你答应过的,我什么时候成亲,你就把那对玉斗相赠,你可别食言。”

    薛眠娘道:“不会赖的,送你就送你,不过崔女侠,你得管着他一点,那玉斗一斗可容五斤,而且别具异征,一定要纯酒装进才行,稍掺点水就会变酸了。”

    薛眠娘接道:“那是先祖出征交趾时携回的藏珍,名叫试酒海斗,非十年以上的陈酒不注,非点得着火的烈酒不容,否则酒味立刻变酸,当你们合欢佳期,我即以为赠,只是每天三大杯之数太多了,最多只准他喝一杯。”

    崔可清低头道:“安身以残柳之身,得予杜爷这种人物,随他喝多少吧。”

    薛眠娘笑道:“醉鬼,你找到崔娘子,总算找对人了,换了第二个女人,谁都受不了你这副德性。”

    杜今康笑向刘光远道:“怎么样,我出手救老婆,总不算违约的吧?你要是不服气,尽管出来替马光前报仇好了,我姓杜的照样接下来,绝不找别的对手。”

    刘光远居然一笑道:“刘某不知道二位已缔鸳盟,自然作得了数的,马三哥虽是我结义兄长,但在这种情形下,我也不能硬替他报仇。

    不过这次刘某专程前来讨教,多少也做了一些准备,有一个四象剑阵,是专为金陵四圣而排演的,四位如果有兴趣,倒不妨指点一番。”

    杜今康笑笑道:“是向我们四人同时挑战吗?”

    刘光远道:“不错,这个剑阵四人合组,各据一方,四位一起下场才能使剑阵玩得开而又刺激。”

    杜今康道:“假如我们不屑联手为战呢?”

    刘光远道:“那当然也行,不过四位到阵中之后,就会知道刘某言之是实,四位如果单独下阵,恐怕很难在阵中挨过三招,否则刘某就割掉舌头。”

    程一斧道:“咱家就不信,非要试试看。”

    他与林绰约合练的铁板铜琶,已颇具气候,这时单独作战却不便使用,把铁板插在腰间,挺着钢斧冲到场中。

    刘光远笑了一笑道:“程大侠先试试也行,好在剑阵的门户洞开,禁出不禁入,另外三位随时可以进来的。”

    他一招手,后面出来了四个中年汉子,每个人手里都执着一支怪剑,剑身长约四尺,较普通的剑长二尺许,宽厚也过之,锋刃很利。

    最怪的是剑身上各开了七八个圆孔,不知是何作用,刘光远叫他们把马光前的残尸搬开,然后再挥手令他们各占一个方位,把程一斧围在中间。

    刘光远道:“程大侠,当你出招时,阵势就发动了,记住,你只要能挡过三招,就算破了这个阵,刘某立即如约断舌。”

    程一斧不耐多话,挥斧就朝一人砍去,那人用剑轻轻一贴,就将他的斧势打偏,其余三支剑飞速攻进,以极快的速度,分抵住程一斧身上三处大穴。

    程一斧还想运用他的横练工夫硬挣出来,可是那三人的内劲很足,虽然无法刺透程一斧的肌肤,却将他的穴道抵住动弹不得。

    杜今康等人见程一斧一招受制,心中大惊,同时欺身入阵,准备抢救,可是那四个人却自然地后退了。

    程一斧的身子一摇,几乎要跪了下去,钢斧脱手落地。

    杜今康一手将他托住问道:“老程,你怎么了?”

    程一斧运气挣扎了一下,弯腰拾起钢斧道:“还好,这个鬼阵邪门得很,被他们的剑一指就全身没劲了。”

    刘光远大笑道:“此阵是为四位而设,一个人怎么行?””

    于是薛眠娘罗袖轻展,这次她手中多了一对短剑。

    她沉声道:“好!我们就四个人领略一下这个剑阵吧!我倒不信姓刘的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摆出这么一个煞阵来。”

    王尔化则弹弹钢锯道:“老程,你行不行?”

    刘光远不等程一斧开口道:“没问题,刚才只是暂时闭住他的穴道,劲力移开就恢复原状了,至于这个剑阵,刘某费了近十年的苦心来排练,只是以前仅凭刘某一人之传授,最近李光祖伏诛后,马三哥情切复仇,把李光祖交给他的色字诀精华以及他自己的空字诀精华都交出来,融入剑阵中,威力倍增。

    如果我能得到天魔毒经,再加入剑阵中,相信天下就没有人能抵得了,但就凭此刻色空相三诀的精要所汇,刘某自信也足以独步人间了。”

    金陵四圣各据一面,剑阵也扩大了一点,然后在刘光远的指挥下,阵势发动了,虽然现在是四对四,但看起来,威力有增无减。

    这四人的移位补形妙到极点,尽管四圣同时发动,他们仍能互相照应,步步逼进,圈子也越缩越小了。

    而且这个时候,他们剑身上的小孔也发挥了作用,贯注内力,因风舞动时,发出了呜呜怪响。

    那声音尖锐刺耳,无以名状,都能刺激得人心神烦躁,手势呆滞。

    金陵四圣的功力都具有相当造诣,初时还能抗拒,慢慢地就为那怪响所扰,变得行动迟缓了。

    古秋萍见状惊道:“不妙!这魔头果然了得,他居然把音响功也融入剑阵,必须针对其道而克之,林仙子,看样子要你的铜琶一奏,配合程大叔的铁板才能抗拒一下。”

    林绰约也看出厉害,飘身抚琶入阵,来到程一斧身边,招呼他一下道:“易夫,你的铁板快拿出来。”

    调筝拨弦,铜琶发出轻响,将剑上的怪音压了下去。

    四圣精神一振,程一斧连忙取下铁板,一面御敌,一面用斧柄战板,配合着琶音,奏起了悦耳的乐曲。

    这样一来,总算把剑身的怪音威胁除了。

    刘光远笑道:“不错,四位也准备得很充分,居然能将铁板铜琶融合进攻,倒是值得好好较量一下,变商曲。”

    那四名剑手的剑势突变,舞动的速度有疾有徐,剑孔中所发出的声音也变成了有抑有昂,有柔有刚,使阵中的人听得忽冷忽热,一下子像置身在六月骄阳,一换了位置,立刻又陷身于冰天雪地的冰窖之中。

    四圣的内力浓厚,还可以支持一下,林绰约却因内劲不足,指法较缓,立时受到了剑势的威胁,几次几乎伤身剑下,多亏薛眠娘的罗抽不时卷出,替她挡开了几下险攻。

    但薛眠娘照顾她的时候,本身也受了威胁,俞觉非见状不妥,忙也挥剑入阵,他与薛眠娘自从学了游仙庄上的和合双仙剑法之后,因为有了较长时间的练习,两人已能心意互通,配合得极为美妙,一攻一守,别具威力。

    刘光远见了微微变色道:“真想不到各位在这段时间内学了不少新玩意儿,看样子我这四象剑阵仅以相空两绝不够应付。

    幸亏我也没闲着,在四象之外融合了色字诀,又加了一点小玩意儿,搦搦,仙仙,你们可以施展六贼妙舞了,看看他们四圣是否真到了六贼不侵的圣贤境界。”

    在他的行列中出来了俩妙龄女郎,盛装高髻,看上去虽觉姿容艳丽,却并无突出之处,因为在双方阵容里,美丽的女子太多了,珠玉在前,顽石自然无光。

    但这两个女子脱去身上长袍之后,就令人为之一震,因为她们内里就披着一袭轻纱的罗衣服,轻纱内不着一丝。

    从轻纱透视进去,妙想隐约,且这两个女子态度丰纤合度,极为撩人,娇躯一闪,翩然入阵。

    她们就像两只蝴蝶般地在剑影中飘来飘去,配合得极为妥切。

    尽管漫天剑影飞舞,但不论敌我双方,都无法伤到她们,因为她们总是钻进剑势的空当前进。

    虽然加进了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但剑阵的威势却加强了几倍,那四名剑手是训练有素的,他们对她们视如不见,而围在阵中的六个人无论男女,心神都大受牵制,眼睛总是无法离开这两个女子。

    她们并没有超凡绝俗的美,却有一种令人看了不舍离开眼睛的魁力,有时她们闪在剑手身后,一时看不见,阵中人居然会不自主地移动脚步去追看她们,在生死搏斗之际,这种失神的现象自然十分危险。

    因此阵中六人,立刻险象百出,还幸亏程一斧是个先天外刚的鲁男子,比较能把握自己,在同伴遭险时,他总是能觉醒过来,奋力劈出一斧,解救危机。

    但一个人要想照顾五个人,总是很困难,所以杜今康,王尔化,俞觉非三人身上,已经受了两处轻伤。

    刘光远见状十分得意地道:“古秋萍,如果你把天魔毒经交给我,弄上一两种无色无味,伤人于无形的毒药在阵中施展时,这些人还能活命吗?”

    古秋萍道:“不必用毒也足见威力了。”

    刘光远笑道:“话虽然可以这么说,但我做事总喜欢求其十全十美,现在你是否肯把毒经献出来呢?”

    古秋萍沉声道:“你知道这是办不到的事。”

    刘光远沉下脸道:“古秋萍,你要看清楚,我这剑阵的威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否则十招之内,我可以叫这些人全部授首剑下,你到底是怎么决定?”

    古秋萍道:“我的决定你早知道了,不可能。”

    刘光远道:“你不考虑这些人的生死了?”

    古秋萍笑道:“考虑有什么用?我交出了毒经,这些人也未必能活,反而助长你害人的凶焰。”

    刘光远道:“这倒不然,我如果得了天魔毒经,光凭这个剑阵就无敌于天下,我绝不会找你们麻烦。”

    古秋萍见阵中六人情势更形危急,如果这六人一死,自己这边实力减弱逾半,更无力对敌了。

    他心中正在犹疑,瑛姑凑上来道:“古大哥,你不能答应他。”

    古秋萍一叹道:“不答应行吗?这个剑阵由四象而转为六贼,实在太厉害了,不仅阵中的人受其影响,连阵外的人都忘其所以,情不自禁的样子,再拖下去,我们这边都将死无噍类,我不能因一己的固执而连累大家。”

    瑛姑忽然问道:“古大哥,你不受蛊惑吗?”

    古秋萍道:“我倒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根梅仙姨相处日久,在我心目中有一个最美好的印象,这样一来,我拿所见的情形与梅仙姨一比,徒见其丑而已。”

    瑛姑心中忽地一动道:“有很多人都见过梅仙姨,像俞伯伯与梅仙姨的关系更深,何以不能像你的感觉呢?”

    古秋萍欲言又止,顿了一顿才道:“俞前辈与梅仙姨虽有与众不同的情谊,但他们之间的接触却不如我之近,因为我是由梅仙姨亲授的武功剑法,你是知道这情形的。”

    瑛姑闻言心中一动,见场中之势更为危急,乃朝古秋萍道:“古大哥,你带我与梅姑入场解围去。”

    古秋萍微愕道:“我们下去或许少有帮助,但梅姑下去干嘛?她的剑艺未臻成熟,去了只会碍事。”

    瑛姑道:“你知道我们将采用什么方法应付,所以她非去不可,我或可自保,你要多照顾她一点。”

    古秋萍不禁一怔道:“这个方法有效吗?”

    瑛姑道:“不知道,但可一试,既然你能因梅仙姨而不受惑,我与梅姑加起来差不多也可以凑一个梅仙姨了,我们以天然的资质与人工的造作对抗一下。”

    古秋萍一看战局,实在也撑不了多久,遂咬牙一点头道:“好,你跟梅姑说一声,问问她肯不肯。”

    瑛姑道:“不必问,我叫她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拼命的事,可不是拿娇使性的时候,古大哥,你先去撑一下,程先生一人要护卫这么多人,恐怕挨不下去了。”

    古秋萍一振长剑,飞身加入剑阵,由于他的神智较为清醒,所以他一入场,使战局稍为振作一点。

    刘光远见状一笑道:“古大侠不愧为人中之龙,这一点小小的阵仗还不足以入眼,看样子我还得叫她们多拿点玩意儿出来,斗斗你这位大侠的道行。”

    说完用手一挥道:“换九天魔相舞。”

    剑阵一转,剑身上的孔曲更见妖媚,那两个女子连身上薄薄的一重轻纱都脱了,通体柔若无骨,媚态横生。

    入阵诸人中,只有王尔化一人曾娶妻生子,在道行方面定力也最浅,而其他人也堪堪自保,连程一斧都不行了。

    古秋萍一支剑转战四方,未免吃力异常,正在危急之际,忽而一名剑手无声遮掩,剑锋过处,王尔化的尸体就地。

    可是别人却视若无睹,古秋萍大急叫道:“瑛姑,你们还不快出来,再拖下去就完了。”

    瑛姑已与梅姑商量妥当,但聂红线闻知计划后,又叫住她们,另加了一番指点,这时尚未讲完。

    这时眼见王尔化被杀,她急了道:“出去吧,我带着你们好了,一时也说不明白,你们跟着我的动作做吧!”

    她率先飘身而出,瑛姑梅姑紧随在后,进入阵中后,她们的动作很自然,好像是进阵来应战似的。

    瑛姑一人持剑,聂红线则以极其优美的动作,轻轻地解下了身上的外衣,梅姑随着她的动作跟进。

    刘光远见状笑道:“好啊,妙极了,你们居然也摆出一个同样的风流阵仗,我们两边不妨互较一下高低,看看哪边高明!”

    聂红线仍是带着梅姑满阵游走,然后在极其自然的情形下脱去自己的衣衫,这些动作,早将阵中请人瞧得呆了。

    聂红线虽然已是三十多岁的徐娘丰姿,然姿容不恶,尤其是她的脸上一片端庄,衣衫尽解,给人一种特殊感觉。

    但大家看到梅姑时,不禁整个呆了,这女孩的美已到了极点,此刻毫无遮掩,将她的美尽数表现在各人眼前,更令人神为之飞。

    但这是一种神圣美的感受,与那两个女人的撩人姿态完全不同,两下一比较,众人不知是何感觉。

    不过聂红线表达了成熟的美,却缺少一种夺人的气质,梅姑的美使人心醉,却又因为年岁较轻,而且她天性柔弱,在超俗的美艳中给人以楚楚之感,虽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但仍然使人无法忘怀刘光远阵中的两个女孩子,不时要溜过一眼去望望那两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