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剑情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古秋萍苦笑道:“刘光远会答应吗?”

    凌美美道:“说不定会的,刘光远现在对那两个人也有点不信任了,这正是你说的原因,燕子矶之战,李马二人为了隐藏实力而致失手,刘光远为救他们,倒是拿出了真功夫,现在他对这两个人很反感,也很猜疑,私下跟我娘谈起此事,心中十分反悔,如果我娘再怂恿他一下”

    古秋萍想了一下道:“此事在可行不可行之间,但以不试为佳,因为刘光远未必说的是真心话。”

    凌美美道:“只要有一分希望,娘都准备一试了,自从她知道是受了王伯虎的陷害后,心情大变,觉得很愧对我死去的爹,失身辱志从贼,就是为了替爹复仇。”

    古秋萍连忙道:“王伯虎的阴谋被揭穿后,大家对令堂的看法已改变了,报仇有日,何必操之过急呢。”

    “可是娘受辱的心情谁会谅解呢?”

    “谁都会谅解,何况令堂又不是真的失身,刘光远早已失去了人道的能力,就算真的与令堂结合,大家也会同情谅解的,这样空挂个名义,无损于她的志节。”

    凌美美肃然道:“古大哥!这是你的看法,我们可不作此想,娘与刘光远同房共床,就是一个难洗的污点,要不是为了复仇,我们母女早就引剑自裁,不想偷生人世了!”

    聂红线忽然问道:“令堂有没有做过刺杀他的打算?”

    凌美美道:“谁说没有,娘身边经常怀有一枝利刃,但就是没有机会,他睡觉机灵极了,稍稍一动就醒,有一次好容易等他睡熟了,娘起来掏剑行刺,却摸了个空,原来早就被他悄悄拿走了,这老贼太狡猾了!”

    瑛姑忍不住惊道:“这么说来刘光远已经知道令堂对他有不利之心了,那你们母女的处境不是很危险吗?”

    凌美美道:“这老贼的气魄确有过人之处;虽然明知我们恨之入骨,却仍然容我们出入在他身边”

    聂红线忽然道:“凌小姐,如果你们真心报复父仇,何不跟陶芙商量一下,叫她把毒药分给你们一点”

    凌美美神色一动,兴奋地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我们母女三人都有最好的机会!事不宜迟,我立刻就回去进行,古大哥,你们回去吧,陶芙说了,毒经已毁,你可以放心了,至于他们的生死不必挂虑”

    说完就匆匆地告辞而去,也不理古秋萍的再三劝告,等她走了之后,古秋萍叹道:“线娘你这一个主意,很可能把她们母女的性命都断送了!”

    聂红线道:“与敌偕亡,每个人都有这份决心与责任,何况游天香害死了自己的丈夫,虽说是受了奸人的拨弄,但也是自己意志不坚所致,她理应为凌云峰殉身报仇,我只是没这个机会,否则我也会毫不考虑地去做的!”

    古秋萍道:“事情若有一分成功的机会,倒也值得一试,就怕是毫无机会,白送了性命”

    摸姑道:“古大哥!假如五步断魂散真有如许威力,成功的机会应该很多,游天香下手的机会也多”

    古秋萍道:“你把刘光远看得太简单了,假如他能这么容易被杀死,也活不到今天了,天下人想杀之而后快的不知有多少,他仍好好地活着!”

    聂红线道:“那是因为别人没机会,五步断魂散既有这等威力,只要走到他身边,把手一扬就解决了!”

    古秋萍苦笑道:“游天香母女所以能出入他左右,就是因为没有杀死他的能力,如果身怀五步断魂散,不但走不到刘光远身边,只怕自己的命也保不住了!”

    聂红线道:“刘光远怎么会知道呢,陶芙等人栖身之处是隔绝的,只有凌家姐妹才能过去的”

    古秋萍道:“征结正是如此,换了你是刘光远,你对这件事会放心吗,会不加以监视的吗?”

    “用什么方法监视呢?他根本看不见!”

    “监视办法大多了,尤新贵之所以会被重用,就是他懂得机关销器等建设,而这所屋中,又是刘光远特别指定供陶芙等人栖身的,自然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聂红线一怔道:“那我这个主意出得不高明了,古相公,当时你为什么不极力阻止呢?”

    古秋萍道:“我何尝没有阻止,但没有用的,凌美美心切报仇,自尊心又极强,说多了怕她误会!”

    瑛姑道:“你若剖陈厉害,她应该懂的!”

    古秋萍摇头道:“懂事也不会撤消她的打算,她可以回我一句,这是她们母女三个人的事,成则对大家有利,不成只有她们自家遭殃而已,与大局无损!”

    聂红线想了一下道:“相公!你是个很仁慈的人,绝不忍视她们就危,我想你一定有了打算才不极力阻止!”

    古秋萍道:“不错!我要到凌云别庄去阻止这件事!”

    两个女子听了他的话都几乎要跳了起来。

    聂红线还较为沉着。

    瑛姑叫了起来道:“你要到凌云别庄去?”

    “是的,我准备去一趟,不仅要打消凌氏双英的复仇计划,也得去为陶芙她们解个围,已经三四天了,刘光远既然没上钩,以后也不会上钩了,她们在那儿陷着总不是办法,日子久了,一定会遭殃的。”

    “你去了又怎么能解决危局呢?”

    “我也不知道,但总会有办法的,随机应变就是了。”

    瑛姑道:“毒经已毁,目前能记住毒经全部内容的,只有你一个人了,这一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古秋萍笑道:“不错,我相信刘光远也早已想到这个了,否则他绝不会让陶芙她们耽上这么久的,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要治住这几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瑛姑道:“他怕她们会真的毁了毒经。”

    古秋萍一叹道:“陶芙拿毒经,只要求换取李光祖一个人的生命,换了你是刘光远,你会相信吗?”

    瑛姑想想道:“陶芙心切亲仇,李光祖是元凶,如果不能一举而杀死三魔,则只好择一而报,这还是可以信的。”

    “不错,如果仅是陶芙一人,或许还有可能,但梅姑与王力行都帮着她,那就说不通了,刘光远才是大家真正的威胁,毒经落在他手中,对别人的威胁更大,则梅姑与王力行帮她,等于是添了大家的危险,怎么会可能呢?我一听凌美美转述陶芙的要求,就知道是弄巧成拙的事了。”

    瑛姑呆了道:“我当时倒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那是你处事的经验还不够,刘光远老奸巨猾,稍作考虑,就知道其中破绽百出,当然也就猜到陶芙手中所握的绝不是真正的毒经了。”

    “那他为什么还要困住他们呢?”

    古秋萍苦笑一声道:“很简单,他可能猜到毒经已毁,要取得毒经,只有从我身上着手了,困住他们,就是在等我前去,我能不去吗?”

    “当然不必去!她们是自做自受。”

    古秋萍脸色一正道:“不,这只能怪我多嘴,如果我不说出毒经可以作此用途,他们也不会作此冒险之举,这几个人的用心很值得钦佩的,我必须去救她们出来。”

    瑛姑还要开口。

    聂红线抢道:“瑛小姐,你不必再劝说了,古相公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了,他那侠义的胸怀,是准备担负起所有的错失而不愿诿之于人的。”

    瑛姑想了一会儿才道:“你这一去不是太危险了。”

    古秋萍笑道:“危险固然难免,但我比任何人都安全得多,刘光远既然想到只有从我身上才能取得毒经,绝不会杀死我的,所以我倒不为这一点担心。”

    “就算你去了,又怎么把她们救出来呢?”

    “很简单,我叫刘光远放他们出来,刘光远会肯的。”

    “怎么进去呢?总不能直接登门而入吧。”

    “那也没关系,但我想为了使事情顺利一点,还是悄悄地前去,那表示我心中还存有侥幸之心,不是有所谋而去的,否则刘光远又要疑神疑鬼的了。”

    瑛妨道:“你悄悄进得去吗?”

    古秋萍笑道:“凌美美能悄悄地出来,我就能悄悄地进去,凌云别庄究竟是她们的家,有些秘密的通道一直没被人发现,上次我不也是悄然而入吗?”

    瑛姑道:“你一定要去也行,但得允许我们跟着!”

    古秋萍道:“那当然,我在里面照了面,行动就不能自由了,必须有人去押着陶芙她们离开,那是你的工作。”

    瑛姑一怔道:“我?为什么是我呢?”

    古秋萍轻叹道:“瑛姑,你是个很有决断的女孩子,因此我希望你别像陶芙跟李小桃一样任性而行,我进了凌云别庄,仍然有机会脱身的,但你在一起就困难多了,到时候我又不能抛下你不顾!”

    瑛姑咬咬嘴唇才道:“那么聂大姐呢?”

    “她要一直跟着我,必要时我得牺牲她而换取我的安全,线娘,你不会怪我太自私吧?”

    聂红线连忙道:“不会的!我这命是相公所救,随时都在准备为相公而献出,这正是我所希望的事。”

    古秋萍一笑道:“我所说的牺牲不是要你送死,我要你将来做我孩子的保姆呢,我所求你的是另一方面。”

    瑛姑道:“我能代替聂大姐吗?”

    古秋萍摇头道:“你不能,你也没这个本事。”

    瑛姑似乎颇感意外,脸色微微一变。

    古秋萍接着道:“你的武功或许比她强,但这部分的工作绝非你能胜任,我希望你不必问,如你一定要知道,不妨在我走后,由线娘来告诉你,免得你听了会不好意思。”

    聂红线一怔道:“相公要先走?”

    “不是先走,是我要去准备一点东西。我说好要带你们一起走,绝不会把你们突然撤下来的!”

    聂红线又问道:“相公究竟要我做什么呢,我还没有听懂,瑛姑姐问起来,我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古秋萍道:“你记得我把你救出木椟,在绿杨侠侣的船上,你要教我的那些功夫,现在可用得着了!”

    聂红线一怔道:“那些功夫对相公现在可用不上了!”

    “不是对我,是对刘光远!”

    “对刘光远,那更没有用了!”

    “会有用的,他的性机能是练功后才失效的,我有办法可以使他复原,但必须要你这种老手才行!”

    “纵或如此,刘光远也不会接受的!”

    古秋萍一笑道:“想他会的,他将游天香留在身边,可见他心中仍然存有欲念,只要其心不死,他仍然有恢复的可能,明知对他有害,他仍然要一试的!”

    “那对他有害吗?”

    “当然有了,我是要用药物使他恢复,这是天魔毒经上记载的方法,绝对不会无害的!”

    聂红线沉思不语。

    古秋萍走了,瑛姑忙拉着聂红线,问明是怎么回事,等古秋萍回来时,她的脸还是飞红羞怩。

    古秋萍一笑道:“你已经问清楚了,该不会怪我言过其实吧!”

    瑛姑红着脸道:“如果为了你,我也可以做的!”

    聂红线忙道:“瑛姑娘,这是人人可为,惟独你要保留完壁,将来跟古相公配成一对呢。练了这种功夫就不能生育了,我的保姆也没着落了。”

    瑛姑红着脸看了古秋萍一眼,见他毫无反应,不禁微感失望。

    聂红线笑道:“瑛姑娘,你放心好了,你们这一对是成了定局,我了解古相公的心事,他以前之所以对别的女孩子冷淡,不是他没有感情,而是他心中有着一个偶像,那就是你的大姨梅仙女侠。”

    古秋萍急了道:“线娘,你怎么说这种话!”

    聂红线笑道:“这不是你心里的话吗?”

    古秋萍道:“梅仙前辈是我的授业恩师”

    聂红线一笑道:“相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说你对梅仙前辈有何不敬之心,但你与那样一个天仙的美人相处后,别的女人还会在你眼中吗?只有瑛姑娘才能符合你心中的偶像吧。

    我记得你叙述学艺的情形,还说了一句话,你要成家的话,一定要找个像她一样的人。

    当时我还劝你降格以求,像这样美的人,是天地灵气所钟,几百年都不可能出现第二个,不想居然被你找到了。”

    古秋萍这才吁了一口气,他没有说过那种话,事实上也没存过那种心,但他的感情受何梅仙的影响,却是不可否认的。

    经聂红线一解释,竟是天衣无缝。

    瑛姑也满意地娇笑道:“梅姨的美是我不及的,梅姑长得更像她一点,古大哥,你该娶梅姑才对。”

    聂红线笑道:“换了别人也许会有此选择,但古相公不同,他与梅仙前辈相处有年,所求的是她的灵性与气质,这一点你比梅姑更像她,自然使古相公情有独钟了。”

    瑛姑一笑道:“那也不尽然,俞伯伯跟梅姨相处更久,他倒一直把梅姑当做梅姨的影子,对他爱护备至。”

    聂红线叹道:“俞道长何尝真正了解梅仙前辈,否则也不会闹成分手的局面了,他只知以貌取人,梅仙前辈岂是那种以姿色来争取男人的呢?所以他们绝无结合的可能,我倒觉得他配金陵四圣中的睡娘子很适合。”

    瑛姑笑道:“是啊,我娘已经在替他们撮合了,看来颇有可能,薛眠娘对他的印象颇佳,而他最近也活泼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整日长吁短叹了;假如真要成功了,我倒替梅姨感到不值,为了这么一个男人,竟”

    聂红线道:“梅仙之所以离开他,只是因为他不足以成为知己,这是梅仙前辈自己放弃的,倒不能怪他。”

    古秋萍道:“好了,别谈他们了,忙我们自己的事情要紧,线娘!这是我配成的药丸,用法写在纸上。”

    说着递过一个小纸包,又道:“每次一丸,可不能多。”

    聂红线接过纸包道:“刘光远肯吃吗?”

    古秋萍道:“他怎么肯呢?这是你服用的,你服下后,药性自然会在你体内生效,间接也能影响他,所以我才特别叮咛你,服多了会害死你的。”

    聂红线一笑道:“真有这么神效,倒是令人难以相信。”

    古秋萍庄容道:“我保证错不了,所以我才自己配药,连药方都不能留下,那不是好东西的。”

    聂红线谨慎接过道:“相公放心好了,我一定会郑重收藏,不让它落人第二个人手中!”

    古秋萍道:“那倒没关系,这些药未都被我捣碎了混在一起,谁也无法辨认出来,何况药性分量都有定数,差一分一厘都不行,你给人看也仿制不了!”

    聂红线收了起来。

    瑛姑道:“这太委屈聂大姐了!”

    古秋萍歉然道:“是的!但也没有办法,除了线娘外,谁都无法施行这一个计划,线娘,纸包上另外有一些注意的事项,你看过立刻毁掉,那可不能让人知道。”

    聂红线点点头。

    古秋萍道:“我们可以走了,趁着天黑,正好可以摸进凌云别庄去!”

    瑛姑道:“天还亮得很呢,至少要一个时辰才黑!”

    古秋萍笑道:“我们是绕道进去的,到那几天正好黑了,假如是大门,自然不必这么早就走的。”

    于是三个人略作准备,出门而去。

    他们是上黄山去的,庙会未散,人潮如蚁,倒是未现形迹,但因为未曾化装,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主要是因为瑛姑长得太美,行人注目,不过他们身上都带了武器,使得一般浮浪少年不敢上前戏狎。

    但其中有几个天魔帮的眼线却紧紧地缀在后面,古秋萍装做不知道,若无其事地走着。

    绕到山右,正是夕阳衔山,景色如画,却见一个青衣少年,在一群大汉的簇拥下追了过来。

    聂红线低声道:“这批人是冲着我们来的,不知是属于哪一方面的?相公看要如何来应付!”

    古秋萍笑笑道:“看看再说,我们不妨报出真姓名,假如是武林中的人,或是天魔帮的人,必然会知难而退了,否则就是豪门强梁的恶少,不妨略予惩戒!”

    正说着那批人已涌了过来,包围在他们四侧。

    那少年一身锦服,年纪不过二十多岁,长相倒也清秀,就是一身邪气可厌,他手中摇着折扇,一放一收,尤觉可憎,用扇子点着他们叫道:“喂!你们是干什么的?”

    古秋萍淡淡地道:“朝山进香!”

    那少年叫道:“朝山进香,怎么身带兵器,分明不是好人,本公子要问问清楚,你报上名来!”

    古秋萍道:“在下古秋萍,人称飘萍剑客!”

    这一报名,那些大汉都为之一震,有两个悄悄在那少年耳畔低语一阵,似乎在告诉他古秋萍的来历。

    那少年却显得很嫩,满不在乎地道;“今天是观音佛诞,怎能容江湖人在此胡闹,给我抓起来!”

    那些大汉似乎有点畏忌,不敢动手。

    那少年怒叫道:“你们敢不听我的话,我去告诉爹爹重重地办你们!”

    他的气势十足,那些大汉不敢违抗,上前作势吆喝道:“古秋萍,俺们家公子要抓你,懂事的放下兵器,乖乖地跟我们走,也不会太难为你”另一个大汉却凑近过来,低声道:“古大侠!您老就稍受委屈,那小子不知您的威名,俺们可不敢得罪您,将就着下去一趟,俺们立刻就把您给放了,您游侠江湖,名闻四海,犯不着跟这种无知之辈呕气”

    古秋萍一笑道:“他是哪家的公子?”

    那大汉道:“是本城知县少爷!”

    古秋萍哈哈一笑道:“一个小小县官的儿子,居然敢如此横行不法,古某倒要领教领教才是!”那大汉又低声道:“古大侠,为了观音圣诞,山上人多,本城的官人都出动了,如果闹起来,您虽然武功高强,到底犯不着,民不与官斗”

    古秋萍沉声道:“胡说,古某遍游四海,再大的官儿也见过,还会怕一个小小的县官,他叫什么名字?”

    那大汉道:“叫王子洋,是王老爷的独生子,王老爷对他宠得不得了,大侠就让着他一点吧!”

    那边的王子洋已经不耐烦了,大声道:“庄班头,我叫你抓人,你跟他罗嗦个什么,快动手!”

    这姓庄的班头无可奈何,才朝古秋萍一扬手道:“古大侠,您老多包涵一点,到了山下就放了您”

    说着上前要抓他,古秋萍一抬胳臂,就把那庄班头掀了个大跟头。

    王子洋暴跳如雷地叫道:“反了!反了!你竟敢拒捕,大家一起上,杀了他有我负责!”

    经他一喊,那些差役纷纷拉刀上前。

    古秋萍懒得跟他们多费事,剑不出鞘,只把双手连挥,就将那班差役打得东倒西歪。

    王子洋见古秋萍如此厉害,脸上变了色道:“这贼人如此了得,你们看着他,我去叫守备大人带兵来抓他。”

    说着转身欲走,瑛姑一飘身,将他拦住了,用剑比着他的胸前道:“你想走!好好给我跪下来磕三个响头!”

    王子洋脸色吓得苍白,却不肯跪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