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剑情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陆游仙不禁一怔,没想到瑛姑会有这样的答复。

    古秋萍含笑道:“瑛姑这话倒不是违心之论,崇应彪做了一件很令人感动的事,他把崇黑虎的解药偷偷送来了!”

    陆游仙哦了声道:“真的?”

    古秋萍道:“是真的,早知道他会送解药来,我就不必用那个方法替俞道爷疗毒了,用解药既快又省事。”

    陆游仙忙问道:“那解药还有吗?”

    瑛姑道:“他送了一瓶来,还有很多。”

    陆游仙忙道:“这就好了,我们照方再配制一点。”

    古秋萍微愕道:“干什么?这药配制极其费事,而且材料也极不易找,除了解硫砂毒外,别无用处。”

    陆游仙道:“我们这儿,药房中准备的药材很齐全,如果你知道配方,就尽快多配制一部分,因为我们跟黑虎庄很可能来一次大械斗,别的都不怕,崇黑虎的毒掌实在防不胜防,我们庄上每个人都得带一点”

    瑛姑道:“不可能吧,崇黑虎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能跟我们一拼,否则他早就跟我们动手了!”

    陆游仙道:“不会错!黑虎庄上的厨师老黄曾经受过我的好处,他的儿子得了绝症,是我帮他治好的,他对我十分感激,黑虎庄上的动静他都偷偷地告诉我,刚才我得到他的飞鸽传书,知道崇黑虎最近得到了外来的几个高手助阵,声势大增,回去之后立刻准备纠众前来向我们挑战。”

    瑛姑道:“那怕什么,我们有云海阻路,他们来不了。”

    陆游仙一叹道:“云海只能阻挡一些普通人,其实那条通路无险可阻,只是被云遮住了,才难于捉摸而已。

    老黄的纸条上说,崇黑虎准备了大批茅草,洒上菜油,点上火后,抛掷在沿途,云雾被火一烧就散了,他们就可以长驱直入,我已经叫全庄的人备战了,还叫人去把你娘追来,我不怕一战,但怕的是崇黑虎的毒掌,连俞伯伯都经受不住,我们庄上的人更不行了,现在有了解药”

    瑛姑听了也急道:“古大哥,这可怎么好,那解药到底需要什么材料?”

    古秋萍道:“那瓶子里还有几十粒,每人一粒带在身上就够了,配制是来不及了,只是崇黑虎从外面邀来的是什么高人,是否对我们有威胁?”

    陆游仙道:“纸条上没说,老黄只是个厨师,探听的事不会太多,但他说来的人有十几个之多,崇黑虎对他们十分客气,这老家伙眼界很高,不是真正的高人,不会得到他的礼遇的,所以我很担心。”

    正在说着,何兰仙带着两个人来了,一个是聂红线,另一个却是李光祖的弟媳妇,苏州李将军夫人。

    古秋萍一见到那两人,不禁怔然道:“李夫人怎么也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聂红线道:“相公,我是来找你的,我到了黄山,三魔都不在黄山了,我不知道他们捣什么鬼,只好来找你,哪知三魔竟蹑在我身后,追到了九华山。”

    李夫人道:“我不放心小桃,偷偷出来看她,半路上碰上线娘,于是也蹑在后面,居然发现李光祖也跟着,一直到九华山,他们是来找你索毒经的,但到了玄真观后,我发现天魔教的人被一个叫崇黑虎的人邀去了。”

    古秋萍失声道:“什么?三魔跟崇黑虎会合在一起了?”

    李夫人道:“我抽空把素秋叫出来问了一下,据她说崇黑虎与刘光远早就认识了,这次到九华山来,不过顺路拜访,哪知道恰巧打听到你的行踪”

    何兰仙道:“我在路上跟李夫人谈了一下,对三大天魔约略有个了解,所以赶紧带他们前来,古相公,你对三魔较为了解,知道他们的武功如何”

    古秋萍凝重地道:“三魔的武功得自天魔秘籍,究竟有多深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从未见他们全力施展过。”

    陆游仙道:“比你如何?”

    古秋萍道:“我只跟李光祖交过手,大概高于我两三成,但这个估计并不可靠,何况三魔中最厉害的是刘光远,如果他们与崇黑虎联手,声势更大了。”

    陆游仙沉思有顷道:“你的武功大概得到了梅娘七成传授,但是我们在此地经过多年的虔修,梅娘如果没有进展,已经落在我们后面一大截了,假如三魔比你高出不多,我相信尚不足为俱。”

    瑛姑道:“不见得吧,你跟娘合力一击,古大哥也能硬接下了,可见古大哥并不比您差多少!”

    陆游仙道:“那一击我们见他扑在俞兄身上,都忙撤回了八成劲力”

    何兰仙道:“不去谈那些了,我们总得准备一下才是。”

    陆游仙道:“我已经下令全庄戒备了,兰仙,你去看看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何兰仙匆匆走了,古秋萍也赶快穿好衣服,随同大家来到外面,但见每个人都在大厅上聚着商量。

    俞觉非也在座,他简略地向古秋萍道谢了几句,因为事态严重,也不便向他询问何梅仙的情形了。

    古秋萍最担心的是防备的情形,要求出去看看。

    陆游仙道:“这个倒不必担心,游仙庄是一个孤峰,四周都是绝壁,只有一条通路,谷口有十几个人轮守,要大举攻进来是不可能的,何况我们随时可攻出去。”

    瑛姑一怔道:“我们攻出去干吗?”

    陆游仙叹口气道:“游仙岭虽然有险可守,但我不想这一片安乐之土变为战地,因此我想还是主动迎击他们的好。”

    瑛姑道:“那不是我们先生事了吗?”

    陆游仙道:“那也没办法,总比等人家打上门的好。”

    古秋萍沉思了下道:“攻击虽是最好的防卫,但没有必胜把握,还以固守为佳,守不是上策,至少可把握住局势,如率尔进攻,就变成受人控制了。”

    陆游仙不解道:“攻是主动,守是被动,只有主动才把握住局势,老弟的说法,怎么倒过来了呢?”

    古秋萍苦笑道:“崇黑虎邀集三魔力助,情形就当改观了,以我对三魔的了解,他们绝不会规规矩矩来决斗的。”

    陆游仙道:“他们不知道我们会进攻,来个攻其不备,他们就来不及”

    古秋萍摇摇头道:“前辈错了,李夫人很少行走江湖,盯在他们身后,他们岂有不知道之理”

    李夫人道:“他们早就发现我了,否则花素秋也不可能偷偷出来跟我联络,暗中示警了。”

    古秋萍道:“他们故意公开接受崇黑虎的邀请,让李夫人进来报讯,就是希望前辈沉不住气,先去找他们。”

    陆游仙想想道:“这么说来,他们早有准备了。”

    “不错,如果前辈主动进攻,正中下怀。”

    “他们怎知我一定会去呢?”

    古秋萍笑笑道:“他们摸透了前辈的心理,知道前辈不愿把游仙庄作为战场,自己只有去找他们一拼了。

    侠林领袖、中流批柱凌云峰就是上了这个当,轻身而出,被他们逼死在外面,如果凌云峰能忍耐一下,凌云山庄也不会轻易地失陷在他们手中了,前辈必须慎重。”

    陆游仙想了下道:“那我们只好株守了。”

    古秋萍道:“是的,除了株守,别无他策,好在这里的一切这么齐全,守上两三年也没有关系的。”

    陆游仙叹了口气道:“别说两三年,连一个月都守不了,这么多的禽畜,都要吃东西,粮食就成了问题。”

    古秋萍愕然道:“此地没有粮食吗?”

    陆游仙道:“这儿花草齐全,就没粮食,那是必须下去采购的。”

    古秋萍道:“庄中没存粮?”

    “有一点,但不太多。”

    古秋萍道:“出去的路会经过黑虎庄吗?”

    “那是必须的,你们上来是一条捷径”

    瑛姑道:“那条路必须仗着轻功凌空飞渡,空身走还行,带着东西可不行,何况这条路必须经过玄真观,如果他们在观中截住我们,一样行不通。”

    陆游仙苦笑道:“还有,这两天正是采购粮食的时间,现在每家至多只两三天存粮,崇黑虎只要围住我们两天以上,大家就得挨饿了,这也是我想主攻的道理。”

    古秋萍道:“崇黑虎知道这情形吗?”

    “多少年来,采购粮食的人从他们的庄前经过,岂有不知道的,所以,我想还是主动地进攻好”“那样一来,崇黑虎更要有恃无恐,布下陷阱,等我们去上当了,即使他们想不到,刘光远也会叫他们如此做的,不信我们等两天看看,他们绝不会来生事的。”

    陆游仙道:“现在出动,他们布置尚未完善,岂不更好。”

    古秋萍道:“不,我们不妨俭节一下粮食,多等几天,他们见此地超过了采购时间而没动静,就会想到庄上必有粮食,自然沉不住气先行发动了。”

    陆游仙一叹道:“那不是还要将此地辟为战场了吗?”

    古秋萍道:“不必,我们可以拒之谷口之外的,等他们大举来犯的时候,在谷口截住他们!”

    陆游仙想了下道:“好吧,就守两天看看!”

    古秋萍道:“光守也不轻松,我还是想看看四周的环境,提防他们的突袭,刘光远诡计多端”

    瑛姑截口道:“古大哥,这点你绝对可以放心,除了谷口一条路,别的地方,插了翅膀才能飞进来。”

    古秋萍道:“这可很难说,这是一座山岭,有山必有谷,有谷必有路,对一般人,或许能挡得住,对三魔中的刘光远,却不见得有效,王伯虎的秘室那么多的机关,刘光远仍然能从容出入,对这个人可不能轻估。”

    陆游仙道:“古老弟想得有道理,瑛姑,你陪他到处去看看,我们住进此地后,一直太平无事,安逸久了,说不定有什么疏漏之处。”

    于是瑛姑陪着古秋萍走到外面。

    首先在谷口看了一下,那倒是十分险峻,一线中通,只有一条狭狭的山脊为路,却也是在云雾封锁中。

    何兰仙亲自带了几个人看守着,而且还有一个人拔云居高远望,如果有人要过来,必须绕过数里外一道孤峰,一眼就可望见。

    古秋萍到高处去看了下,认为都没问题。

    下来后道:“这儿很好,的确够险要的,正因为此地很险要,我认为对方一定不会从这儿过来。”

    瑛姑道:“不从这儿来就没别的路。”

    古秋萍笑道:“看了再说。”

    两人在四处转了一下,终于来到一处飞瀑之前,那是由山壁上直冲而下,注入岭上的人工湖中,形成庄上的水源。

    古秋萍皱皱眉道:“这道飞瀑是从哪儿来的?”

    瑛姑道:“这个更没有问题了,瀑布是从一个山洞里流过来的,那个洞直通两里外的一道山涧”

    古秋萍道:“山涧那边可通黑虎庄吗?”

    瑛姑道:“外面是九华山主脉,自然是通的,但是跟这边隔着两里多宽的一座峻峰,绝对无法飞越的,我爹都试过了,相信他们的轻功不会比我爹更好了!”

    古秋萍点点头道:“上面或无可虞,但如若对方从流水的山涧中潜进来呢?那不是一个漏洞吗?”

    瑛姑道:“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小洞深处涧底,水深已有数十丈,何况还需潜过二里多的洞道”

    古秋萍一叹道:“你错了!”

    “我怎么”

    “三魔中的李光祖号称分水天魔,水中功夫举世无匹,这点深度哪能拦得住他,再说这水流甚急,两里多的距离眨眼就到,假如洞宽可容人的话,连我都可以跟着进来!”

    瑛姑呆了一呆道:“游仙岭上没有深池大湖,我们都不清水性,没想到这一层,那就该找人来此守卫了!”

    古秋萍打量片刻道:“守也没用的,如若潜进来的人是李光祖,普通人根本挡不住他,除非是令尊令堂分出一人在此日夜守卫,他们能分身吗?”

    瑛姑道:“如若必要,自然可以。”

    古秋萍道:“李光祖水性最佳,其他人也不弱,我相信三魔手下的人,每一个都可以轻易地潜进来,光靠一两个人守等于白费!”

    瑛姑急道:“守也不行,不守也不行,该怎么办呢?”

    古秋萍想想道:“交给我吧,你替我找十个人来,每人砍两根大茅竹,带一卷粗麻绳来,要快!”

    “干什么?能拦住他们吗?”

    “岂止拦住他们,我还要网住他们。”

    瑛姑不禁笑道:“古大哥!你别开玩笑了,几根茅竹,一卷麻绳,连黑虎庄上的一个庄客怕也绑不住。”

    古秋萍微微一笑道:“那要看人,如果这是我古秋萍设下的网,天外三魔到了网里就不敢动了。”

    瑛姑将信将疑地走了。

    没有多久,她不但带了人,连陆游仙与聂红线都跟着来了。

    李夫人则被何兰仙邀去守卫谷口,实际上却是去切磋琴技了,因为何兰仙深喜音律,就是找不到一个谈得来的对手,这下子倒是相见恨晚。

    陆游仙道:“古老弟,这个疏漏是我没想到的,瑛姑回去一说,李夫人认为大有道理,这点水在他们李家人来说,根本不算一回事,但这些茅竹麻绳行吗?”

    古秋萍笑笑,也不多作解释,叫人把茅竹的枝叶削光,作为浮网,再用麻绳结成一个大网系在茅竹上,张在瀑布下面,置成一个方形的浮阱,如果有人从瀑布中潜入,刚好就落在这几十丈见方的网阱里面。

    一切都布置好后,他才叫人在网的四角各扣上一枚响铃,然后吩咐人捉了几十条活鱼,一一刺杀后,抛置在网阱的水面上,任其浮在水上,最后留下一个人守在附近,告诉他如果听见铃响,就是有人进来了,赶紧到前面通知大家,千万不可有任何其他行动。

    陆游仙道:“老弟,这里离前庄很远,如果来了人,即使赶紧通知,来人也已深入庄内去了。”

    古秋萍笑笑道:“他们绝对不敢,他们看见水面上飘浮的死鱼,就会乖乖地等着,动都不敢动一下。”

    聂红线道:“古相公得了飞天神魔王大光的毒经,他们看见水上的死鱼,以为水中有了剧毒,自然不敢动了!”

    陆游仙哦了一声道:“原来是疑兵之计,老弟既有此能,何不干脆布下些毒,真的整他一下呢?”

    古秋萍道:“真的下毒未始不可,但用轻微的毒物难不住他们,用厉害的必将污染水源,我们就没水喝了!”

    陆游仙这才明白,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从来也没跟人交锋过,对这一套勾心斗角的把戏,实在生疏得很,如果不是古老弟及时赶到,可就惨了!”

    古秋萍忙道:“前辈别如此说,这些麻烦都是我带来的,假如不是我,三魔也就不会找来此地。”

    瑛姑忙道:“不!古大哥,有黑虎庄在,我们的麻烦终将不免,崇黑虎既然与三魔认识,迟早会找他们帮忙的,那时候我们对三魔一无所知,吃的亏更大。”

    陆游仙道:“瑛儿说的不错,何况拿老弟和梅娘的渊源来说,我们也该义不容辞地帮助你的,现在老弟还要什么?”

    古秋萍道:“现在只有等候了,我之所以找前辈,就是为了在对三魔的抗争中,武功实在不足应付,才向前辈请教,看来是没时间了!”

    陆游仙道:“那倒不一定,何家的武功是另成一派的,基础打好了,进步是很快的,梅娘在老弟身上下的心血不少,基层功夫已经很扎实了。

    所差的是剑法的变化与精纯,以及如何将内力注于剑招中发出而已,这一点就让内人来教你好了,最多只要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全部结束了,至于以后如何进展,就看老弟自己的勤练了。”

    古秋萍一怔道:“两三天就能学完全吗?”

    陆游仙道:“学是学不完的,何家的武功博大精深,连我浸习了数十年,也没能学成,两三天的时间,可以知道一些窍门,以后的修为则在个人了!”

    古秋萍道:“假如只有两三天,我想还有个余裕,但为什么一定要跟陆夫人学呢?”

    陆游仙笑道:“梅娘叫你找的是内子,不是我吧?”

    古秋萍道:“她是叫我找一个女子,可没说是谁。”

    陆游仙笑道:“那一定是内子,不会有别人了,何家的武学是阴阳和合剑法,必须男传女,女传男。”

    古秋萍实在怕那一套,抗辩道:“为什么呢?”

    陆游仙道:“因为何家的剑法并不是守成不易的,教一式配一式,她教的不是要你跟着学的,而是要你配合着去变,你若是跟我学,永远也没进步,反会越学越回头。

    只是这两天内子无法整天陪着你练剑,她还要分身出来巡查周围,你可以先跟瑛儿配着先练,再由内子每天抽一段时间来加深进度。

    瑛儿的内力或许不如你深厚,但她的剑术却已得何家真传,即使没有内子指点,你们互相切磋,也可以深得个中之昧,而后再自行揣摩了。”

    古秋萍移目望向瑛姑,但见她一脸情热之色,知道此时如果予以拒绝,很可能又会造成一个解不开的误会。

    古秋萍只能笑笑道:“瑛姑,你可肯收我这个笨徒弟吗?”

    瑛姑笑着道:“古大哥,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这点本事还敢做你的老师,那岂不笑掉人的大牙?”

    古秋萍道:“夫子一定是认为弟子资质愚劣,不堪造就,至有此推托之辞,尚祈夫子不弃粗劣,勿吝赐教。”

    说着还正正经经地作了一揖。

    瑛姑忍不住笑道:“姑念汝意甚诚,乃勉为收录,然吾门甚严,师道尤尊,汝能诚意正心,刻苦砥励,一心向上否?”

    古秋萍端正神色道:“苟能蒙收录,弟子定兢兢业业,惟命是从,苟有怠忽之处,听由夫子笞责!”

    瑛姑忍不住笑道:“古大哥,你真会呕人。”

    古秋萍道:“我倒不认为这是玩笑,一技之授,终日为师,在态度上该诚敬些!”

    陆游仙笑笑道:“古老弟,你别听这丫头胡闹了,她们何家的武学很特殊,只有剑侣,没有师徒,他们是只招伴侣而不收徒弟的,所以我相信梅娘也没有把你当弟子。”

    古秋萍顿了一顿道:“是的!我起初叫了她一声师父,惹来一场严斥,吓得我以后再也不敢开口了。

    她的脾气很大,不但不准我称师父,连老前辈也不准叫,说那样会把她叫老了,因此为了称呼的事,使我十分为难。”

    陆游仙点点头道:“梅娘一向就是这个脾气,那么后来你怎么称呼她呢?她要你叫什么才满意?”

    古秋萍想想道:“没有。”

    “没有称呼?”

    “是的,我追随她学了几年武功,整个与世隔绝,也没有一个外人介人,所以用不到称呼了,有话直接就说,反正也不会错到第三者身上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