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剑情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古秋萍忍不住道:“凌庄主好像是认为古某有求而来。”

    凌云峰冷冷地道:“凌某没有这样说,凌某不怕三魔,但也不愿为阁下的事,而给他找一个启齿的借口。”

    古秋萍勃然大怒道:“凌庄主,姓古的在江湖上混的时间不长,名望谈不上,武功也不足与庄主相提并论,但古某从未求助过人,庄主不要想偏了。”

    凌云峰冷冷地道:“那你来干什么?”

    古秋萍佛然道:“没什么,线娘,我们走吧。”

    古秋萍招呼了聂红线回头就走,凌云峰在背后道:“古大侠,寒舍虽然不招待你,但是你在黄山十里以内落脚绝对是安全的,你我有一度见面之情,凌某在道义上,对你的帮助只能到此为止,超出十里,凌某就爱莫能助了。”

    古秋萍猛然回头道:“你说什么?”

    凌云峰冷笑一声,手指聂红线道:“这是分水天魔李光祖的逃妾无双女聂红线。”

    聂红线愤然道:“不错,凌庄主居然能识得贱名,聂红线感到无上光荣,但不知庄主有何见教?”

    凌云峰冷冷地道:“没什么,古大侠比李光祖年轻英俊,你们是很好的一对,只是李光祖不肯就此罢休的,凌某对二位的处境十分同情,对二位的做法却未能同意,因此不便公开庇留的,但黄山十里之内,凌某负责没人敢动你们一根汗毛,来,钱兄、嫂夫人,我们进去谈吧!”

    古秋萍终于听懂他的意思了,凌云峰一定以为是自己拐走了聂红线,为了怕三魔追捕,到此地来避难的。

    这当然是刘光远的阴谋,着人四处宣扬的结果,但这个手段相当厉害,并合事实,置自己于有口莫辩之境。

    这一来激起他先天的傲性,冷笑一声道:“凌庄主,多谢你的美意,但古某既然敢把人带出来,就不怕他们,而且古某说句不知进退的话,凭庄主擎天华表四个字还镇不住三魔,别说十里之内,就是凌云别庄这点范围,庄主能守得住,已经算好的了。”

    凌云峰脸上虽有怒色,却忍住了没发作,冷笑道:“古大侠这么说,凌某便不敢久留了,凌某连家宅都保不住,哪里还有余力来庇护二位呢,二位还是去找安全的地方吧!”

    古秋萍牵了马就走,聂红线也跟着他。

    晏小倩忍不住追上来道:“古兄弟!我们一起走。”

    游天香连忙拉住她道:“晏大姊,你干吗呢?我们多年没见,正该好好聚聚,别去管他们的事。”

    晏小倩挣脱她的手道:“你们是一对糊涂蛋,古兄弟好心前来通知你们一件大大的秘密,你们反倒以这种态度去对待他,真叫人看了生气。”

    凌云峰冷笑道:“所谓天大的秘密,无非三魔将对我们不利而已,我早就知道了,还有什么呢!”

    晏小倩愤然道:“你晓得个鬼,尤其是你对古兄弟与聂大妹子的看法,证明你糊涂到了绝顶。”

    凌云峰道:“聂红线是李光祖的逃妾,这是事实,我冤枉了她不成?”

    古秋萍冷笑道:“只是古某并没有意思要向凌大庄主求庇护,这一点庄主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凌云峰怒道:“姓古的,如果今天你不是跟钱兄夫妇一起来的,凌某就不让你走出凌云别庄的大门。”

    古秋萍傲然道:“三魔在木椟镇的巢穴比这儿严密十倍,也没有困得住我,凌云别庄又算什么!”

    凌云峰气得要拔剑,钱斯同拦住了。

    古秋萍回头冷笑道:“凌庄主,你还是留点精神去应付三魔吧”

    说完扳鞍上马,晏小倩过来拉了道:“古兄”

    古秋萍笑笑道:“大嫂,你别说了,人家根本就没把我当人,我又何必自讨没趣。”

    晏小倩道:“要走我们一起走。”

    古秋萍低声道:“不必了,照情形看,三魔的人已经进入庄里,不知捣了什么鬼,凌云峰才如此态度,你们留下仔细观察一下,暗地里做个准备。”

    晏小倩一怔道:“做什么准备,他听得进吗?”

    古秋萍低叹道:“目前他听不进的,而且他也不相信三魔敢动他,因此刘光远有意染指游天香的事也别说出来,说了不特于事无补,反而害了花素秋,你们在暗中留神着,看看谁有问题,就提防着一二,为凌云别庄保全一部分元气,别叫三魔一下子整垮了。”

    晏小倩愤然道:“垮了活该,这是他自找的。”

    古秋萍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三魔志在吞并武林一切的势力,凌云峰毕竟是个领袖人物,他垮了对我们都是损失,目前他执迷不悟,等吃了亏自然会明白,因此我们希望他不要吃亏太大,这全在贤伉俪了。”

    晏小倩顿了一顿才道:“那你们呢?”

    古秋萍苦笑道:“刘光远这一手很绝,使我四处无容身之地,但我不会被他吓倒的,明里斗不过,我也会在暗里捣他的蛋,我会随时跟二位联络的。”

    晏小倩道:“古兄弟,三魔的势力已经伸在此地了,你在外面人孤势单斗得过他们吗?”

    古秋萍傲然道:“笑话,闯江湖一半斗力,一半斗智,就是碰上三魔,我也不见得一定吃亏,凭他手下那些爪牙,还奈何得了我吗,倒是贤夫妇要多小心,三魔如果要在此地发作,必然倾巢来犯,外敌可御,内奸堪虞,你们最好不动声色,把他们的内应先剪除掉。”

    晏小倩双眉紧锁道:“凌云别庄来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江湖人物,我怎么知道谁是奸细的呢?这可不是随便指证的,我们已经得罪不少人了,再出点错可实在担不起。”

    古秋萍想想道:“这也是,刘光远派来做内应的人一定很高明,想抓住他们的证据很难,但贤夫妇可以留心观察,一定有蛛丝马迹可寻,最注意的是言词特别激昂的人,其次是谁把我的事情告诉凌云峰,也值得注意。”

    晏小倩只得点点头道:“好吧,我留心就是了,兄弟、大妹子,你们多多保重,别忘了有事就通知我们一声。”

    古秋萍挥手告别,与聂红线策马而去。

    晏小倩怅然回头,游天香迎着她道:“晏大姐,你怎么也自贬身份了,跟那种下三流贱女人称姐妹。”

    晏小倩愤然道:“你是说聂红线?”

    游天香道:“是啊,她是出了名的贱货,十三岁就落草为寇,不知嫁了多少男人,最后跟了李光祖,安静不到几年,又把古秋萍给迷上了,云峰对小伙子倒是颇为欣赏,我家两个丫头也很喜欢他,上次在此地做客时,云峰还想把他招入门下,谁知这家伙不识好歹,留了张条子偷偷地溜了,溜了倒也无所谓,凌家的女儿还怕没有人要,可是这小子偏偏搭上了聂红线,你说气人不气人?”

    凌云峰听得直皱眉头道:“天香!你罗嗦这些干吗?人各有志,他爱跟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

    游天香道:“但我就是不服气,我们的女儿哪一点比不上那个贱女人,而古秋萍那个混账”

    凌云峰沉声道:“天香!不要谈这些了!”

    游天香看了丈夫一眼道:“云峰!你老了!老得一点雄心都没有了,一点不像以前的擎天华表了!”

    凌云峰微异道:“天香!我不否认自己老了,五十三岁的人,应该知道自己不是年轻了,但我不懂你的话,你谈的事跟我擎天华表的外号有什么关系!”

    游天香道:“自然有关系,以前你充满了斗志,一切都想最好的,攀上最高的,现在你全变了!”

    凌云峰叹了口气,但也有点自满地道:“我娶了一个美冠武林的妻子,生了一对美丽的女儿,奋斗了三十年,在江湖上没有失过一次手,我应该满足了!”

    游天香愤然转身道:“你有什么可满足的,你的女儿居然不如一个贱女人,你爬到武林至尊的地位也洗不了这场耻辱,古秋萍跟聂红线的事传到芳芳与美美的耳朵里,把她们气病了,两三天都不吃饭,你却一点都不在乎!”

    凌云峰愤然道:“你要我怎样,把聂红线杀了,把古秋萍抓起来,硬把女儿嫁给他,凌家的女儿就这么贱!”

    游天香道:“我当然不是要你这么做,可是你至少该想个办法,把两个孩子的心变过来,使她们了解古秋萍不是个好人,不值得她们伤心,你却不肯这么做,昨天我在骂古秋萍时,你还替他辩护”

    凌云峰庄容道:“天香!我做人有个原则,是非一定要分明,古秋萍诱拐聂红线的行为我并不赞同,因此我不庇护他们,但古秋萍在其他方面的表现仍然是个可敬的青年,他沦身黑籍没有为自己留下一分银子,这种操守,在侠义道中也不多见,我不能因为他拒绝娶我的女儿就抹杀了他的优点,好就是好,坏就是坏!”

    游天香冷笑道:“当然了,你是侠义道中的领袖至尊,是武林是非的评断人,你必须顾全到你的立场!”

    “当然!凌云别庄所以能为大家所推重,我凌某人一句话能罢息纠纷,就因为我有公正的立场,今天如果不是你的坚持,我很想留下他们的,古秋萍的行为有亏,但他上门求援时,我有义务要庇护他,现在我还感到不安”

    晏小倩忽然笑道:“原来你们二位是为这件事而不和,那可太好笑了,游大姐,你还是当年的老脾气,不肯吃一点亏,认一点输。凌庄主,我们是初次见面,先前我对你颇有误会,但听了你的话后,才知道你的心胸宽广,只是你对人的看法太肤浅了!古秋萍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糊涂,聂红线也不是你所说的那么下流,他们是两个最可敬的奇男女,但不是一对,而且古秋萍也不是来求助的!”

    凌云峰一怔道:“那他来做什么?”

    晏小倩话到口头,忽又想起了古秋萍的警告,把刘光远冀图掠夺游天香的事咽了下去,只把古秋萍义拯聂红线以及聂红线如何脱离李光祖的事说了一遍。

    凌云峰与游天香听完晏小倩的叙述后,脸上都现出了惊奇的神色,同时也有点歉咎,游天香尤显得兴奋地问道:“他们之间真没有什么暧昧的情事?”

    晏小倩冷笑道:“除了你的一对女儿外,对古秋萍钟情的女孩子多得很,像苏州将军李光耀的女儿,情愿为了他连千金小姐都不干了,要跟他闯江湖,还有铜琶仙子的女弟子陶芙,虽然瞎了眼睛,却比你年轻时还美,这么多的美女对他垂青,怎么会拐带聂红线呢?”

    游天香歉然一笑道:“那他为什么弃这么多被陷的人不顾,单单把聂红线给救了出来。”

    晏小倩道:“事有轻重缓急,别的人虽然失陷,暂时不会送命,聂红线却是叛离了李光祖,随时都可能被杀死,再说他帮别人是出于义愤,而聂红线却为了向他暗通消息受累,他自然要先救聂红线了。”

    游天香笑笑道:“我想也不太可能,但说这话的人却言之凿凿,使人不得不信。”

    晏小倩道:“道听途说之言,怎足取信,何况这种事情非深入者无以得知,那人凭什么作此推断呢?”

    凌云峰叹道:“如果出之于他人之口,我自然会加以考虑,但这句话,是一个极具身份的人说出的。”

    钱斯同忙问道:“是什么人?他这种做法,倒好像是替三魔在出力,分化我们之间的团结吧。”

    晏小倩瞪了丈夫一眼,嫌他的口快,但凌云峰却苦笑摇头道:“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是侠林泰斗,与二位也有深交,他就是维扬名宿,金枪侠王伯虎老英雄。”

    绿杨侠侣为之一怔,如果是别人,他们都会考虑到此人可能已为三魔所收买,但王伯虎绝不可能。

    金枪侠在武林中的地位十分崇高,四海同钦,封枪归隐后,其领袖地位才转到凌云峰头上,若说这位老英雄是三魔的心腹,那绝无可能,因为三魔跟金枪侠的声望差得太远,而且一正一邪,根本不同道。

    钱斯同默然片刻才道:“王老爷子已经不问世事了,他怎么会知道这些隐密的事呢?”

    凌云峰道:“王老英雄虽已退出江湖,但他的手下人与子侄门人都在江湖活动,什么事情都要禀告他老人家的,尤其是在江南,他当然更为关心了。”

    晏小倩道:“王老爷子可能受蒙蔽了,也许他上了年纪,判事不如以前的精明了,否则怎会不明是非如此呢。”

    钱斯同忙道:“小倩,王老爷子是我们的长辈,你不能这样批评他,那样太不恭敬了。”

    晏小倩不平地道:“事实本来如此嘛,他不明内情,就随意打击一个年轻侠士的名誉,这岂是为前辈的所应作。”

    凌云峰苦笑道:“王老英雄对古秋萍也颇为推重,因此发生了这件事,他感到很惋惜,还特别叫我在必要时给他们略加援助,至于内情曲折,二位是深入其中,自然比较明白,在外人看来,古秋萍的确难以自白。”

    游天香道:“是啊,你们早不说,叫我怎么知道呢?”

    晏小倩道:“二位的态度叫人插得进吗?”

    凌云峰略感歉然地道:“我得到消息时还不相信,可是看到古秋萍与聂红线在一起时,证实得传言不虚,心里对他很失望,言词上不免激烈一点。”

    游天香忙道:“你光后悔有什么用,他们一定没走多远,怎不快叫人把他们追回来。”

    凌云峰皱眉道:“飘萍剑客心高气做,本来他受了冤屈,可以辨明的,何况还有钱兄伉俪做证,他一言不发,佛然而退,证明他气极了,恐怕不肯再回来的。”

    游天香道:“那你就自己去向他道歉。”

    凌云峰怔了怔道:“我自己去?”

    “这才表达你的诚意,谁叫你误会人家呢?”

    凌云峰道:“是你在一边硬催着我拒绝他上门,我本来还想收容他们,你一定不肯,现在又来怪我。”

    游天香冷笑道:“我叫你不准他上门,你居然听了,可见你心中还是怀疑他的,现在你就该去向他解释误会。”

    凌云峰闻言踌躇。

    晏小倩冷笑道:“凌庄主是怕不好意思,可以叫外子陪你一起去。”

    凌云峰红着脸苦笑道:“钱夫人,凌某认事不明,挨他几句讥讽也是应该,但我对飘萍剑客知之颇深,他一旦别上了劲儿,很难再肯回头的。”

    游天香道:“你不去怎么知道呢?分明拉不下脸,不好意思去跟一个晚辈赔罪认错而已,你不去我去。”

    凌云峰道:“你去干吗?”

    “向他道歉赔不是,请他回来,必要时跪下叩头都可以不在乎,我可不怕丢脸,晏大姐,你陪我去。”

    晏小倩一笑道:“那位古老弟的脾气我也清楚,他出了门绝不肯回头的,谁去都没有用。”

    游天香愕然道:“刚才你还要钱大侠陪外子去呢。”

    晏小倩笑道:“那是我试试凌庄主的气度。”

    凌云峰苦笑道:“这一来,钱夫人会认为凌某是个气量狭小之徒了,可是我真的了解,此去于事无补。”

    钱斯同道:“要古秋萍回来是不可能了,不过兄弟知道他外刚内和,并不是偏执不化的人,二位对他的态度,他不会放在心上的,而且他也了解二位所以如此,不是误会就是受了奸人挑拨,消息来自王老英雄,当然不是挑拨离间的成分,因此也不必去追他了,日后自会澄清的。”

    凌云峰吁了一口气道:“是啊,我们可以用行动来表示歉意,我首先就给王老英雄写封信解释这件事。”

    钱斯同道:“王老爷子对三魔的消息有何说法呢?”

    凌云峰道:“王老英雄对三魔复出的事感到很震惊,但是三魔的行动很隐密,对三魔的内部状况他不清楚,只知道三魔以木椟镇为巢穴,布置很周密,将铁板铜琶都擒住了,以此判断,他们的武功也大有长进。”

    “就是这一点吗?”

    凌云峰点点头道:“是的,我也感到很困扰,姑苏的武林朋友不多,他们对三魔的情形也同样隔膜,只知道他们手下的人不少,却完全是新面孔,王老英雄叫我提高警觉,他正在密切注意,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我。”

    晏小倩冷笑道:“等王老爷子的消息传来,只怕要交给火眼神魔刘光远转达到凌庄主手上了。”

    凌云峰一惊道:“钱夫人是说他们有意要进攻此地?”

    晏小倩道:“三魔此次东山复起,志在称霸武林,凌云别庄自然是他们第一个对象,古兄弟此来就是为通知这个消息,他跟三魔交过手,对他们的内情与行动是最了解的一个人,可是庄主又把他轰了出去。”

    凌云峰先是一震,继而又摇摇头道:“不可能吧,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晏小倩冷笑道:“庄主对三魔的实力知道多少?”

    凌云峰想想道:“那倒是不清楚,但凌某对本身的实力还有点把握,相信还能抵得住任何攻击。”

    晏小情冷冷地问道:“庄主此刻能派出一战的人手有多少?

    我是指武功够水准的,别把那些庄了也算在其内。”

    凌云峰道:“这个倒很难说了,舍下除了六个小徒外,就是愚夫妇与两个小女,但还有二十多名庄勇是凌某亲自训练的,武功可能还在一般江湖武师之上”

    “就是这点人吗?”

    “那还不够吗?这些人合起来,战斗力并不在任何一家门派之下,三魔如果大举来攻,凌某自然会得到消息,那时候再邀请各地朋友前来支援也来得及。”

    钱斯同问道:“庄主现在还没有得到消息吗?”

    “没有,如果有动静,凌某一定不会毫无所闻的。”

    晏小倩冷笑道:“恐怕三魔的手下早已密布四周了。”

    凌云峰笑道:“钱夫人未免危言耸听了,凌某与各地武林同道声气相通,尚不至闭塞至此”

    钱斯同道:“拙荆倒不是言过其实,三魔的手下都是新人,平时从不在江湖上活动,他们来到此地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