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剑情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马光前笑道:“看你们说得这么如意,好像两个女的都已成了定局,似乎太早了一点吧。”

    刘光远笑道:“对于并吞凌家堡,我早有了周密的计划,征服云台四明是第一步行动,接下去就是对凌家堡开刀,凭我们三人的武功,一定没有问题。”

    于是三人交头接耳,低声商量起来,远处的戏台后人影轻闪,是花素秋含着两颗眼泪悄悄地离去了。

    九尾狐花素秋该是最伤心的人了,她一心一意地侍候李光祖,受了无数的委屈,总想混个出头。

    以前有个聂红线与她争宠,处处比她强,她都忍受着,好不容易找个机会,那是偶然得到的。

    聂红线心生异念,受了古秋萍的嘱咐,果真到李夫人那儿去,请李夫人管束小桃。

    李夫人一怒之下,把李小桃关了起来,李小桃挟恨在心,在她去李府收拾遗留下来的东西时,将红线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她赶紧回来密报,使聂红线挨了一顿毒打,关在柴房中奄奄一息。

    拔除了一个眼中钉,她满心以为从此可以出人头地,在所谓天魔帮中好好威风一下,谁知李光祖根本没有把她当成一回事。

    尤其是听说李光祖暗恋林绰约,她的心更凉了,满腔情意,一片忠心,换来的竟是这种结果,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傻,多么的可怜。

    但她究竟是绿林出身的女盗,她的伤心最多是几滴眼泪,流过那几滴眼泪后,她的伤心已变成了怨恨。

    怨恨激发了她先天的戾性,暗中咬咬牙,作了个决定:“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你们算计我,我也算计你们。”

    可是她对三魔的武功很清楚,虽然三魔的功力高到什么程度她不了解,但她明白凭自己的力量想对抗三个人是差得太远了,她必须借助别人。

    找谁呢?向云台四明两家去报警,那等于白费,这两家的功力太薄弱了,绝对逃不过三魔的毒手。

    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行藏,不如寄望于黄山的凌家堡,但凌云峰是武林之雄,会相信她一个绿林女寇的话吗?

    再者刘光远布置周密,她一离姑苏境内,就会受到监视,叶开甲,五路总管,以及刘光远这些年训练的无数打手,他们个个都武艺超绝,她逃不出这些人掌握,唯一可找的人是古秋萍。

    可是上哪儿去找古秋萍呢?她迅速地想了一下,由于陶芙等人遭擒,古秋萍一定不会走远的。

    惟有一个地方是他可以藏身的,那就是李将军的府第。

    花素秋很聪明,基于疏不间亲的关系,她没有把古秋萍与李夫人串通一气的事情说出给李光祖知道。

    因为这一状告不好,倒霉的是自己,李光祖对这个弟妹是十分爱惜的,李夫人手段之狠她也明白的。

    如果说穿的话,李夫人可以矢口否认,而且还倒打一耙,她可斗不过李夫人。

    基于这点原因,她告发聂红线时,并没有涉及李夫人,而且还做了个顺水人情,将揭发聂红线的事归功李夫人。

    因此她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找李夫人,相信在那儿可以找到古秋萍,至少也可以把话转告到古秋萍耳中。

    于是她略事整理,叫了一台轿子,径自姑苏城里去。

    刘光远的隐蔽手段很高明,叶府的左邻右舍,甚至于半个木椟镇,几乎都是他的手下,因此叶府中闹得天翻地覆,木椟镇上依然平静如昔。

    一些不相干的人都在打斗开始时吓跑了,他们自然受到了严重的警告,知道了叶大善人的特殊身份。

    虽然不明就里,怕事的平凡百姓谁敢去惹麻烦呢,她的轿子一直有人盯着梢,看她进了李将军的府第后才没跟进去。

    李夫人对花素秋的来访表示冷淡,也很不高兴,一见面就道:“秋娘,现在大哥已公开现身,连他们的兄弟关系都不便维持了,你还来干什么?”

    花素秋在平时总要顶上两句,这时竟出奇的温顺,只是低声请李夫人借一步说话,李夫人不悦地道:“别这么鬼鬼祟祟的,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好了。”

    花素秋低声道;“夫人,我这次要说的事很机密,虽然老爷子的人都跟着到木椟去了,但您这儿很可能还有刘光远遣来的耳目,不能泄出一点风声。”

    平时都管李夫人叫嫂子,这次居然改口称夫人,语气显得很谦卑,李夫人倒是很奇怪,沉吟了一下,才把左右的人都支出去。

    花素秋见人都走了之后,扑地跪下道:“婢子特来求夫人相救一命。”

    李夫人愕然道:“你这是做什么?”

    花素秋跪在地上,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李夫人听得脸色微动,半晌才道:“这叫我如何救你?我早已不管江湖中事了,何况我也管不了,第一,我不能跟大哥作对,第二,我也斗不过那些人。”

    花素秋道:“夫人别再推托了,小桃都告诉我了,聂红线受了古大侠的嘱咐来转告夫人,才被李光祖毒打成伤关了起来,夫人与古大侠早就有了联系。”

    李夫人神色一变道:“线娘的事一定是你告的密。”

    花素秋垂头不语。

    李夫人愤然道:“你排挤了线娘,以为你从此能独占一切了,这就是你自作自受,我才不管呢。”

    花素秋垂首道:“婢子自己承认过失,但是婢子自己没有转告,小桃也会溜出去告密的,她对线娘恨之入骨,婢子把小桃稳在家里,无形中也是替夫人省了麻烦。”

    李夫人叹了一口气道:“这个鬼丫头,真烦死我了,但你的问题我实在没办法,更无从救你。”

    “婢子并不要夫人相救,只求夫人让我见古大侠。”

    李夫人道:“你这不是胡闹吗?我怎么知道古秋萍在哪里,我们素不相识,你怎么找到我头上来了。”

    花素秋道:“婢子想过了,古大侠除非离开了姑苏,否则一定藏身在这儿,以古大侠的为人,他不会走的。”

    李夫人还在沉吟如何推托,屏后却转出了古秋萍,李夫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脸色一变,道:“古大侠,你怎么出来了?

    万一这婆娘是来探消息的”

    古秋萍笑笑道:“夫人放心好了,我相信她所说的都是实话,在我的估计中,李光祖也容不得她们了。”然后转头道:“你起来吧,我听到你的话后,既然你有脱离李光祖之心,我一定帮助你,而且我还有许多问题不清楚,希望你能从实答复我。”

    花素秋见到古秋萍之后,精神一震,爬起身来道:“大侠尽管问好了,贱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古秋萍沉思片刻才道:“三大火魔武功之高,实在出人想象,他们是从哪儿得到这么深的功力的?”

    花素秋想想道:“这个贱妾也不太清楚,大致是他们发现了一部秘籍,叫什么天魔神功,一共分为四部。”

    古秋萍忙问道:“那时王大光还没跟他们拆伙吗?”

    花素秋道:“可能还没有,因为天魔四怪中的毒经就是王大光所得,刘光远还在找这一部毒经呢!”

    “王大光怎么没有提起呢?”

    花素秋道:“王大可能不知道其他三部的内容,据我的推测,他们发现秘籍后,各人认取了一部。

    大家都对自己的那一部保密,不肯告诉别人,否则四部秘籍中,以刘光远的这部最珍贵,王大光绝不会让给他们的。”

    古秋萍沉吟片刻才道:“刘光远对这毒经很重视吗?”

    “是的,他的两只脚就是毁在王大光的用毒之下,今天我还听他说,无论如何要认确王大光的死讯,不能让毒经出世。

    他们怀疑毒经在陶姑娘身上,准备用计把她逼出来呢!古大侠,毒经到底在不在陶姑娘身上?”

    “不在,她是个瞎子,有了毒经也没有用。”

    “那就好了,否则一定要设法阻止刘光远他们得到毒经,这是对付三魔惟一的办法了。”

    古秋萍摇摇头道:“没有用的,毒经所载的各种毒法十分怪异,尤其是许多材料,要到穷山大泽去采取,再经过很长的时间去炼制,等到这些毒药配成,三魔早已寿终正寝了,所以这个办法根本不能行。”

    李夫人一愕道:“大侠何以知道呢?”

    “王大光临死之前将毒经交与陶小姐,她又转赠与我,我大概地看了一下,觉得那些方法太过阴险,非正人侠士所为,因此对它没有太重视!”

    花素秋忍不住道:“可是用来对付三魔并不过分。”

    古秋萍道:“我晓得,只是寻常的毒物对他们毫无威胁。

    厉害一点的耗时费神,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还是在别的方面想办法吧!”

    两个女的都陷入沉默。

    古秋萍道:“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将失陷的人救出来。”

    花素秋忙道:“那可使不得,刘光远在地牢中遍设机关,他就想利用那批人作饵,诱使大侠上钩的。”

    李夫人也道:“李光祖既然对林仙子有染指之心,那些人一时不会有危险的,大侠是惟一未失陷的人,千万不能再冒险了,还是在摧毁天魔帮的根本上着手才稳妥得多。”

    古秋萍想想道:“云台四明两家是靠不住的,他们武功不足恃,眼睛长在头顶上,以正统武学世家自居,连正派人士都不大来往,更看不起我们这些人了,即使去提出警告,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李夫人道:“他们总不致于连敌友都不分吧?”

    古秋萍一叹道:“夫人也许不信,他们就是这么混账,前年在擎天华表五十大寿的时候,我曾饱受他们的奚落,如我前去示警,他们不但不会相信。甚至还会怀疑我是想利用他们来打击三魔”

    花素秋急道:“那我该怎么办呢?”

    古秋萍道:“我看过刘光远手下五路总管的实力了,你如果带这些人去,那两家绝对不是敌手。”

    “暂时你不会有危险的,而且这两家遭受突击后,黄山凌家堡自然也会提高警觉,对三魔下一步行动会密切注意了。”

    花素秋黯然道:“我担心的不是那两家,对武林各家的实力我清楚得很,要吞并这两家,用不着刘光远派人协助,我带着江南黑道的人也办得到。

    刘光远的目的是想杀死我,我不死于那两家之手,也一定死于五路总管之手,刘光远派人协助,主要是为了对付我。”

    古秋萍道:“那他何必费事呢?”

    花素秋道:“主要是做给李光祖看了,因为李光祖对我到底有一分情意,让我死在敌人的手里,对李光祖好交待些。”

    李夫人道:“你干脆把事情说给李光祖听好了。”

    花素秋长叹一声道:“李光祖对我只有一分情意,九分的心都在林绰约身上,他想到刘光远帮他促成与林绰约之好,不会再考虑到我了,何况为了与马光前的交情,他也会毫无选择地牺牲我的。”

    古秋萍沉思片刻才道:“你先回去,今天晚上我会到木椟去,告诉你如何保全自己的方法的。”

    花素秋急道:“古大侠,木椟你绝不能去,那里完全是刘光远的天下了,他布置了多年,岂止住的地方如铜墙铁壁,连周围百丈以内,也全是他的手下”

    古秋萍道:“我知道,今天我能出来,自然有我的退身之策,你不要管了,如果方便的话,你就在地牢的附近给我一个指引,我一定要去看看有些什么布置。”

    花素秋还想说话,古秋萍笑笑道:“你放心好了,对机关暗器我也不是外行,也许救人没十分把握,但要想困住我却也没有那么容易,你别多说了。”

    李夫人道:“秋娘,古大侠说一不二,他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你如真有诚意,还是晚上表现吧。”

    花素秋知道李夫人对她尚未完全信任,还要利用这件事考验她一下,遂道:“地牢的入口在我的住处不远,我在楼窗上插上三枝线香,线香所对的方向指向地牢,大侠去试一下好了,不过刘光远今天夜里一定加强戒备,大侠想闯进地牢也不容易。”

    古秋萍笑道:“我知道,刘光远的目的是利用机关捉住我,他加强戒备的目的在松弛我对机关的注意。”

    花素秋失声道:“不错,刘光远是这么说的。”

    古秋萍一笑道:“由此可见刘光远的脑筋不会比我聪明,我不会输给他.你还担心什么东西呢?”

    花素秋想想道:“大侠坚持要去了,不妨约定个时间,我还可以制造一点扰乱,以便于大侠进入。”

    “再者万一大侠无法脱身时,可以躲到我的住处,那个地方除了李光祖,别人还不敢擅自闯入。”

    古秋萍道:“那就更好了,我们晚上见吧!我准三更到,你在快交三更鼓的时候,设法引开守卫者的注意。”

    花素秋告辞而去,李夫人这才道:“大侠认为她此来会不会是刘光远所设的另一个圈套的呢?”

    古秋萍道:“不会,因为刘光远要捉我,大可现在就来,天魔帮有意称霸武林,李将军这点势力根本不在他们眼中,何况以将军与李光祖的关系,也不敢公开包庇我。”

    李夫人脸现愧色地道:“这么一说,我也有责任了,她之所以受难,是我教育子女不力所致了。”

    古秋萍忙道:“令媛年纪轻,目的不逞,怀怨反告,倒是怪不得她,如果是我来向夫人说明这件事,或者对令媛婉转解释,虽不知结果如何,至少不会害及聂红线。

    可是我因为脸皮太薄,不好意思面谈,转托聂红线前来,才招致这个后果,我应该负完全责任。”

    李夫人更加不安地道:“假如是为聂红线,我的责任更大,我想还是由我出面,直接去找李光祖,把线娘付出来好了,李光祖这点面子还会卖的。”

    古秋萍摇头道:“夫人切不可如此,刘光远生性多疑,这样一来,他对夫人也注意上了,更不利夫人了。

    目前他们尚未怀疑夫人,何必又去自找麻烦呢?何况我晚上去,还可以有另一方面收获,试探一下花素秋是否真有诚意。”

    李夫人道:“大侠可是不信任她?”

    古秋萍道:“不,我是信任她的,但能证实一下更好,我希望知道她是一时冲动而如此,还是真心地背叛。”

    “那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大了,如果她真心背叛李光祖,则今后可以给我们很多帮助,因为我们对天魔帮一无所知,有一个人能居中传递消息,我们无须盲目行动,如果她仅是一时冲动,那我要另做打算才行。”

    “大侠又何从知道她的意向呢?”

    “今天晚上我会用很多方法试探她。”

    李夫人想想这倒是实情,叹了一声道:“大侠在此藏身,外子也不知道,我之所以庇护大侠,完全是基于武林道义,请大侠见谅,我们实在惹不起麻烦!”

    古秋萍一拱手道:“夫人高义云深,古某铭心不忘,以夫人现在的处境,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帮太多了。”

    李夫人笑了一下道:“那倒不必客气,可以尽力的地方,我是应该效劳的,因为我毕竟是武林中人。

    何况我与铜琶仙子交情非比寻常,她有困难,我也是义不容辞,只是我能力有限而已,大侠今天晚上非去不可吗?”

    “是的,我一定要去看看。”

    “大侠应该多考虑一下,这不是逞个人意气的时候,刘光远设好牢笼,自然有相当的把握的。”

    古秋萍道:“我今天去的目的虽是救人,却绝不去闯地牢,我不会傻得去自投罗网。”

    李夫人诧然道:“陶小姐他们都被关在牢中,大侠不闯地牢又怎能把人救出来呢?”

    “我要救的人不是他们,李光祖既然对林仙子有意,在三魔未攻凌家堡前,他们不会有危险。”

    “那你要救的人是谁呢?”

    “无双女聂红线。”

    “是她?大侠未免太不值得了。”

    古秋萍庄容道:“怎么不值得呢?聂红线之所以遭受残害,完全是为了代我传话的缘故,无论是道义上或是良心上,我都该救她出来。”

    李夫人见古秋萍的意思已决定了,只得道:“那就祝大侠今晚顺利了,有没有需要我效力的地方呢?”

    古秋萍想想道:“有的,救出聂红线后,希望夫人能收容她一下,刘光远侦骑四布,只有这儿最安全。”

    李夫人不禁沉吟道:“短时间是可以,时间长了可不行,我这儿人也大杂,只有我这间屋子不准闲人进来。”

    “不会太久,因为我听说她被毒打成伤,恐怕一时难以行动,等她能勉强行动时,我立刻把她送走。我也不打算长期留在这儿,再落到他们手中的话,她一定没命了。”

    “大侠似乎很有把握今夜一定能成功?”

    古秋萍笑道:“是的,除非花素秋今夜出卖我,抑或是她今天前来,根本就是刘光远所设的圈套,那我只好认了,不过我想这种情形的可能性不大。”

    “怎么不可能呢?刘光远是三魔中最狡猾的一个,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古秋萍笑笑道:“夫人可能离开江湖太久了,把江湖人的习性都忘了,江湖上固然充满了诡诈,但一切的阴谋都是用来对付强于自己的人。对弱于自己的人,江湖人还是喜欢逞逞英雄,拿真功夫来折服对方,三魔知道我的武功并不足以威胁到他们,因此犯不着对我使用巧计。”

    李夫人吁了一口气,讪然笑道:“或许是我隔绝江湖太久了,对江湖上那一套完全陌生遗忘了。”

    古秋萍拱拱手道:“我要走了,今天晚上请夫人稍为辛苦一点,等着我把人送来。”

    李夫人起立道:“没问题,我就歇在这间屋子里,那条便道没有别人知道,大侠多多珍重了、”

    古秋萍转人后屋,掀开墙上的字画,露出一道暗门,推门而入,走完一段十余丈的长道,就来到一所堆置杂物的空屋,再翻窗出去,就是李府的外墙,墙外有几户民房,越过民房,就是一条四通八达的小巷。

    这是他上次前来拜访李夫人时,李夫人指点的秘道,也幸亏有这条秘道,才使他能顺利地摆脱三魔的监视,一直躲到现在没被人发觉。

    古秋萍掩着身形,在巷子里转了几下,才伸出手去敲一家的大门,门开后,出来一个衙役打扮的人。

    那人见了他,连忙把他拉了进去,同时还低声道:“古相公,您真是好胆子,姑苏城里,现在多了不少陌生人,看来都是木椟叶家的,到处都在搜寻您的下落。”

    古秋萍笑了一下道:“没关系,郝金刚,今天晚上我还想到木椟去一趟。”

    那个叫郝金刚的衙役脸上失色道:“您还要去,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小的今天全打听清楚了,他妈的,真没有想到刘光远就是那叶大善人。

    他在木椟镇落脚已近四十年了,陆陆续续地把手下的人引进来,差不多有半个木椟镇全是他的人,相公,你能脱身已是很不容易了,千万可别去了。”

    古秋萍仍笑笑道:“我有我的办法,但要靠你帮忙,你放心,我的计划很安全,绝对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