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砸锅卖铁养王爷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瞧着到处蒙尘的房子,她在灶间找到一根几乎要秃头的笤帚,先把屋子打扫一遍,把能用的东西收拾出来,不能用的则堆起来,屋外有口小井,她生疏的打水洗刷,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房子总算稍微可以见人。

    接着她又洗了水缸,来回两趟把家里的水缸装满水,生在只要打开水龙头就有源源不绝的水可以用的现代,别说这种耗费体力的挑水活没做过,她根本没有想喝一口水,都要从挑水这种事开始的概念。

    鱼小闲这头忙得脚不沾地,在家里做着女红的安娘子却突然闻到呛鼻的烟味,她用力嗅了嗅,这烟味怎么越发呛鼻了?

    待她跑出来一看,只见隔壁冒出滚滚浓烟,她连忙吩咐儿子俊生在家待着,自己便往田家冲了过去。

    她冲进浓烟密布的院子,只见鱼小闲污黑着一张脸,手忙脚乱的边咳边摀着眼睛往外跑,手里还拿着一根胳膊粗的柴火。

    “妹子你这到底是?”这么大动静在干啥呀?

    她哪里知道鱼小闲这个皮囊和肉馅不一样的穿越女别说烧水,就连最基本的生火都不会。

    “嫂子,小妹愚笨,只是想烧点水来解渴小妹对于这些家务一窍不通,还请嫂子教教我。”看见跑来的安娘子,她嘿嘿的笑了笑,露出白牙。

    不懂就是不懂,不趁这机会请教,什么时候才能自己煮一顿饭来吃?当然还是要以不把房子烧了为前提。

    安娘子不待她继续说,想想也的确是,她这邻屋原来是个空屋,荒着也没人去住,十几天前这对小夫妻搬入以后,还真没见过屋里的烟囱生过火,邻居那些碎嘴的婆子和婶子也会嘀咕这家人难道不吃不喝,不食人间烟火?到底是不是人吶?

    议论归议论,却因为这家人从不与人打交道,横竖得不到反应,一阵风头过去后便失去了兴趣。

    这妹子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既然有求于她,这又不碍什么事,性子直爽的安娘子便一口答应。

    “不过你一个人跑出来,你家那口子可无恙?”

    鱼小闲一惊,返身往里面跑,这时浓烟已经散去,炕床上的田十四依旧一如昏倒时,雷打不动,看样子连眼皮子都没掀过。

    “没事、没事看起来不像有事的样子”看着安娘子似笑非笑的脸,她笑得很尴尬。

    家里出事,把夫君扔下自己跑出去,她应该是头一个。

    安娘子也没道她一声不是,掏出手绢替鱼小闲细细的抹了脸上的灰渣“去洗把脸吧,都变成小煤炭了。”

    鱼小闲点头,去井里打了水,把一张小脸给洗干净。

    这时屋子的烟雾已经散去,安娘子将鱼小闲拉到灶间,教她用灶灰洗刷锅子,又把灶膛塞得满满的柴火用火筴抽出来,告诉她用玉米杆子做火引子,架上细小枯树枝,敲火石点着,或者用稻禾的干茎、玉米叶先点着火,再逐渐添加树枝。

    安娘子天天过来,鱼小闲从她的嘴里知道,自己身处在一个她所熟知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听过的白璧皇朝,国都是大都,她们现在所在的村子原来叫连云村,村中男丁在四年前对西戎一役中被征召为兵丁,这战争一打数年,几个月前虽然有人从镇上传回消息,说战事已经接近尾声,滕王率领的东营大军已经将西戎人赶出漠外八百里,不日就能凯旋回归。

    然而,又几个月过去,战事忽陷胶着,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许多人家也不知自家的男人、孩子是不是还活着?

    战争看似离这个小村子很远,但是又休戚相关。

    这村子五十几户人家多是老弱妇孺,方圆十里八乡的人谣传这村子风水不佳,尽出寡妇,便戏称这个村子为“寡妇村”久而久之,大家便忘了原来这村子还有一个很大气的名字。

    安娘子的相公也在这批适龄兵丁里,仗一打四年,这四年里公婆去世了,那年还抱在怀里的孩子,如今都能下地了,她每天望星星、望月亮,却望不回自己那不知生死、音讯全无的相公。

    鱼小闲听着虽然替安娘子心酸,却也对她的坚强心存敬佩,唯一的儿子俊生体弱,孩子养到七岁看起来好像才五岁大,因为是唯一的命根子,安娘子也不让他出门见人,如珠如宝的顾着,除了照顾孩子,安娘子每日挑水、拾柴、煮食、洗衣,一应杂事都难不倒她,院子前的几垄地毫不浪费的种了萝卜、青菜和甘藷,小叔年纪不够大,女子又种不了庄稼,公婆留下来的十几亩地就佃给附近的陈家种了小麦和芸薹。

    鱼小闲深知这些农家活计虽然不能立身,却是活命的本钱,就算万事起头难,她有手有脚,总能过得下去,她还怕了谁不成?

    她在安娘子的指点下,去地里刨人家不要的芋头和荸荠,下河捞螺狮,四月的河边和山上的野菜疯长,她把头巾一绑,随着安娘子拔野菜去,婆婆丁、鸡儿肠、苦菜、蕨菜尤其蕨菜的嫩茎用盐腌过,去了盐分,再放蒜头下去炒,还颇为鲜美。

    安娘子把她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妹妹,从头教起,不只带她摘野菜,腌木兰芽、香椿芽,还教她分辨各种豆、瓜,教她如何用黄豆做酱油,用米团做醋,用糠烧饭省柴火

    日子便这样过了下来。

    田十四足足在床上睡了三天才睁眼。

    他慢慢翻身,还得靠着两只皮包骨的手掌撑着炕床,才能将发冷的身躯和麻木的双脚固定在地板上。

    他还以为自己这一倒下去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身上的毒已经随着呼吸吐纳侵入体内,毒行虽慢,却因为当初延误治疗,加上坠入赣河,在水中浸泡太久,寒气加重了身上的玄毒,即便他上岸后日日以残存的三成内功疗伤祛毒,毒素却已经走至心脉,伤及肺腑和脑子。

    这段日子他强行自行祛毒,清早起来便打坐运气,努力打通身上窒碍难行的经脉,好不容易才有小成却累到昏睡不醒,如今虽醒来,但气虚身软,如同废人。

    忽然有股味道钻进了鼻子,他闻到一股久违的香气,那是饭菜香。

    这屋里怎么可能有那种味道?

    他的视线溜到传来香味的四方木桌上,却和正巧从灶间出来的鱼小闲碰个正着,她手里还端着一盘菜。

    鱼小闲没想到这个一睡三天,每天她睡前不忘探一探他还有没有呼吸,要是还有气息,她才会安心就寝的便宜老公会在这时候醒过来。

    能醒就是好事。

    她把菜放在桌上,转头去招呼他“十四郎,你醒来的正好,吃饭了!”知道他不能言语,她也不等他响应,转身去灶间打水。

    她没能看到田十四脸上精彩绝伦的表情,十四郎她这是真把自己当成他的妻子了?

    鱼小闲掀开灶上的大锅,锅里因为灶下的余温,水还是热的,她用水瓢舀水进脸盆,找了块棉布巾子,然后把脸盆捧到田十四跟前。

    “吃饭前,先擦擦手脸吧。”他不知道有多久没洗澡了,不只全身酸臭,衣衫褴褛,头发也是一条条的,要是往路边一站,脚边再搁着破碗,肯定被当成叫化子看待。

    叫她对着这样的人一起吃饭,她没胃口。

    见他弯不下腰,连拧巾子的力气也看似没有,他这身子看起来比她想象中还要不好,到底是生了什么病呢?就算手里的钱只有那么一点,也得分出一些找郎中来瞧瞧。

    总之他是没办法自己打理了,她只得伺候他了。

    鱼小闲把脸盆放在架子上,拧了巾子,热热的便往田十四的脸上招呼去,他一怔,五指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那姿势宛如鱼小闲只要有个异动,他便会出手一般。

    但是那暖热从他的脸渗进了四肢,身子生出了暖洋洋的感觉,鱼小闲重复沾水、拧吧,甚至把他的脖子、十指都擦拭了个干净,为此足足换了两趟水。

    他全身顿时舒畅了起来,拳头莫名的松了开来。

    鱼小闲把脏水端到外面倒掉,自己又去洗过手,回到房间,把饭桌上的三个菜和陶盆里的地瓜粥全搬到炕床上。

    她给田十四舀了一大碗的地瓜粥,挟了凉拌的小黄瓜、水煮地瓜叶,加上她为自己炖的蛋羹“能自己吃吗?”她在碗里放上勺子,递到他面前。

    田十四轻轻的点了头。

    他好几日不曾进食,闻着这些家常菜香,简直饿得前胸贴后背。

    瞅着他举都举不起来的胳膊,不是鱼小闲不信他,而是这些饭菜都是她辛苦张罗出来的,要是撒了,岂不浪费她辛苦用古灶台煮出来的饭菜。

    她想念瓦斯炉、电子锅的方便,但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回头,她又没有哆啦a梦的任意门,想也是白想。

    经过这些日子,她总算知道什么叫一饭一食来之不易,在这山多田少,土壤贫瘠的农村里,想穿一件衣服,吃一口饭,都得自己来。

    像她和田十四这种缺乏长辈扶持,半点家底也无的人,想过日子,一根针线和菜叶子都不能浪费,才能勉强换来两餐温饱。

    这是前世的她完全无法想象,也想象不到的。

    上辈子,爷爷不娇宠她,他总说女孩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多学一项技能,在没有别人可以靠的时候,也不会轻易被难倒。因此当初爷爷病中饮食全由她服侍,她还和跟了爷爷一辈子的老厨子下苦功学过,即便无心当什么名厨,家常菜色和药膳尚且难不倒她。

    所以她能摸索着在灶上煮一顿吃食,衷心感谢安娘子的教导和智慧睿智的爷爷。

    “你还虚弱着,我喂你。”

    这男人自尊心强得很,她虽愿意屈就,他的表情可没什么喜色。

    鱼小闲拿起勺子“小夫妻”俩对面而坐,一语不发,一个喂,一个负责张口,埋头吃了半会儿,鱼小闲将盘子里最后一勺蛋羹舀到田十四已经吃了第三碗的大碗里,见他脸上略见神采,露出心满意足、一副吃饱的样子,这才把陶盆里剩下的粥给刮干净,勉强凑成一碗,慢慢把盘里所剩无几的菜叶子吃光。

    鱼小闲收拾了两人的碗筷,起身去灶间,很快田十四就听见灶间传来舀水刷碗的声音,心里轻轻一动,偏头打量,眼里一时冷,一时暖,只见灶间极是整齐,水缸有水,柴火放置得整整齐齐,桶中有米,盆中有菜,房梁上居然吊着隐约可以看见鸡蛋的竹篮子。

    再回来看看堂屋,早先的灰尘蜘蛛网早不见了,连木框窗棂都擦得干净明亮,窗纸都是新贴的,甚至破了洞的屋顶,似乎也已经补好了,他支起身体,摇摇晃晃的在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坐下,看着鱼小闲忙碌的身影,忽然怔楞了起来。

    她是着实把他当成家人了吗?这种有心思会过日子的女子

    待鱼小闲给他递上热茶,要退到炕上坐着时,他伸手敲了下桌子,见她回头,便以指沾着她端来的茶水在桌上写起字——

    “家里哪来这么些东西?”

    鱼小闲犹豫的说道:“你别担心,不是偷也不是抢来的,是我拿东西和村子里的人赊来的唔,应该说是以物易物换来的。”

    赊她一个女子哪来的脸皮去和村人赊换这些家什和柴米油盐,不怕人家指指点点说她没脸没皮,不守规矩吗?

    鱼小闲一看他皱起的眉头大概猜得出来,这个古人大概是想她一个弱女子,家里穷得连只碗也没有,拿什么去和家中其实也没有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