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玄学大佬升官发财后九王爷赖着不走了楚南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车夫二话不说,加快赶车速度,回到了安阳侯府。

    老太君住在香河院。

    楚烁与老太君感情颇好,路上走得急,好几次险些摔倒。

    只是一入香河院,便觉得有些冷飕飕的。

    花厅聚满了人,除去在军营练兵的安阳侯和大哥,两房人都到齐了。

    不用楚烁介绍,南璃一进门,便有个妇人上前,紧紧抓住她的手。

    妇人头发有几缕花白,眉宇间有几分忧愁。

    光看面容,南璃便知道这是这身体的亲娘,侯府的主母沈氏。

    “南……南璃?”沈氏原本红肿的眼睛,又再潸然落泪,“没错,你就是南璃,就是我的女儿……”

    如此团圆温馨的场面,南璃一时间招架不住。

    幸亏沈氏还知道轻重,没别的多余话,领着他们进去见老太君最后一面。

    一进寝屋,阴冷之感更甚。

    楚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想着祖母真要驾鹤归西了,这寝屋才会如此阴冷。

    南璃却是蹙了蹙眉头,这屋中竟盈满了邪祟的气息。

    老太君病得急,面容枯槁,太医往她嘴里塞了一片百年人参,才吊着她的命。

    她混混沌沌,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楚烁看见祖母如此,扑通跪下,哭喊着道:“祖母,孙儿回来了!”

    他无法接受,明明他离京前,祖母还很康健的与他说笑。

    沈氏催促道:“璃儿,你快拜见祖母吧,她病倒之前,最挂念的就是你。”

    说着,又用帕子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啪——

    却不想,南璃直接往床头贴了一张符篆。

    而后又吩咐楚烁:“二哥,别哭了,把祖母嘴里的人参片拿出来。”

    沈氏怔住。

    太医怒斥:“你这个小丫头胡乱吩咐什么?老太君现在大气进小气出,只能靠人参片吊着气!”

    楚烁看了看床头的符篆,竟是类似驱邪的纹样,他颤抖着问道:“这……你觉得祖母是撞邪了?并不是真的病了?”

    南璃点点头。

    而且邪祟还在屋中。

    楚烁二话不说就打开了老太君的嘴巴,将人参片取出。

    太医要扯住嗓子大喊阻止,南璃直接往他额前贴了一张定身禁言符,免得他大吵大叫,阻碍她救人。

    现在是邪祟作乱,就别怪她与阎王爷抢人。

    她拿出一颗护心辟邪丹,给老太君服下,再将屋子里的窗户敞开,挑起床榻的帷帐,让阳光落在老太君身上。m.

    “璃儿,你这是做什么?”沈氏也是惊慌,却没有声张。

    这是她亲生女儿,她若是把二叔引进来,南璃肯定免不得受罚。

    “救人。”南璃言简意赅。

    寝屋的温度在慢慢回升。

    老太君沉在梦中,一直被黑色的邪祟侵扰,无论自己怎么跑,都无法逃脱得开。

    忽然,一道金灿灿的符咒打来,那邪祟驱散,她也终于从梦中抽身出来。

    睁开眼,便看见床前那哭得稀里哗啦的楚烁。

    “烁儿,你怎么哭成了这样?”老太君精神虽是一般,但说话依旧是中气十足。

    太医震惊了。

    莫非眼前这小姑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神医?

    仅凭一颗丹药,就让人起死回生?

    “祖母,吓死我了,是六妹妹大显神通救了你。”楚烁擦去了脸上泪痕,高兴的咧嘴一笑。

    老太君扫了一圈,仅凭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亲孙女。

    她当即热泪盈眶,挣扎着坐起来,“彤彤?是彤彤么?”

    彤彤?

    见南璃有些发愣,沈氏说道:“璃儿,你定是忘了,这是你的小名。”

    南璃身形一僵。

    原主的小名,怎么跟她的一样?

    “是啊,你抓周的时候,紧紧抓住了铜钱不撒手,所以祖母给你取了这个小名。”楚烁解释说。

    南璃已经完全震住,就连抓周的情形也是一样,所以师父才给她取了个谐音的小名。

    究竟庄周做梦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

    她突然怀疑,根本没有什么原主,无论是22世纪的玄门门主,还是楚家的六小姐,都是她南璃。

    一切很难解释,这就是玄学的奥妙之处。

    认定了这个事实后,南璃跪下,给老太君和沈氏行了个大礼:“拜见祖母,母亲。”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