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刑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简安宁跟在赵景承身后上了二楼。隐隐能猜到他要做的事,如果是别人,现在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赶了出去,但谁让他是赵景承?

    片刻后,简安宁仰躺着被锁在铁床上,四肢大开。赵景承似乎很喜欢他这个姿势,坐在床边撩拨了他好一会,直到他的yīn茎开始胀痛才作罢,取过润滑剂,在他yīn茎和臀缝都淋了不少,又拿了只医用的橡胶手套戴在右手上。

    简安宁有点尴尬:“嫌脏你可以先灌肠。”赵景承略带诧异地笑了起来,摘了手套,把润滑剂直接涂在手指上:“不识好人心,一会可别叫疼。”

    湿滑的手指分开臀肉,摸到禁忌的入口,因为润滑剂的作用,闭合得不如平时紧,轻轻施力指尖就滑进去一点。赵景承最后问了一遍:“确定能受得了吗?”简安宁半闭着眼,微笑答道:“景承,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你是要直接把yīn茎插进来。”

    “不知道过一会你的嘴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硬。”赵景承在他臀上小小扇了一巴掌,左手握住滑溜溜的yīn茎上下套弄,右手掌心朝上,食指向前一送,在润滑剂的帮助下插进一个指节。

    “安宁,你里面好热。非常紧。”肛口的括约肌不由自主地紧绷着,试图把入侵的手指推出身体,肌肉的夹挤就如一张有力的嘴在吸吮着指尖,赵景承呼吸也有些不稳,看着简安宁的脸,加快了抚慰他性器的节奏,掌心包裹着guī头揉搓,试图分散后面的不适感。

    “再放松些。我不会让你疼。”简安宁嘴唇微张,两颗红色的乳头在性欲的刺激下也硬了起来,随着急促喘息的胸膛上下挺动,声音哑得厉害:“不疼。都插进来吧。”

    确实不疼,只是酸胀得厉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体被慢慢撑开。

    时间过了太久,他几乎已经忘了这种滋味。这就是赵景承一直在体验的感觉吗?赵景承又倒了些润滑剂,一鼓作气,慢慢把整根食指埋到狭窄的甬道里。

    听见简安宁哼了一声,便不再活动等他适应,待他又因yīn茎上的刺激而舒服喘息,才慢慢活动手指,在光滑的肠壁上探索。

    那里太紧了,蠕动着包裹住整根手指,赵景承只能艰难地小幅度活动,手指每次抽出一点都受到肠道热切的挽留,插回去时又被欲拒还迎似地推挤吸吮。

    赵景承呼吸渐急,裤子里的性器比刚才更硬了。幸运的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了简安宁体内的弱点。手指偶然掠过那里,简安宁忽然屏住呼吸,甬道却疯狂地蠕动着,昭示着这具身体刚刚遭遇了怎样的快感狂流。

    赵景承本来就在观察他的反应,怎肯轻易放过他,手指在那一点上轻轻按压下去。“唔主人”简安宁的身体不自然地抖动着,双腿绷紧,脚趾都蜷了起来。

    赵景承忽然觉得心里像被刺了一下。如果不是他特别要求,或是用鞭子假意责打,简安宁通常会叫他“景承”尤其是受了情欲折磨时,无论接下来是要说“快点”

    还是“别玩了”那一声喑哑的“景承”都是简安宁赚他心软的利器。而现在这一句“主人”又是在叫谁?他心里不舒服,手上动作就不再轻柔。

    拿了个yīn茎环扣在蓄势待发的性器根部,阻绝了简安宁射精的可能,手却残酷地摸到上部,在yīn茎最敏感的冠状沟和铃口处变着花样刺激。

    深入体内的手指更是在前列腺的位置不断按揉,无视简安宁焦急而渴望的呻吟,在他根本无法发泄的情况下一刻不停地催发情欲。

    “以前的那位主人,他这么操过你吗,用手指”简安宁满身是汗,不知该说什么,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不想说,那就是有过了?”赵景承把指尖抵在那不堪一击的敏感点上,快速晃动手指,在整个甬道被带动得颤动的同时,前列腺更是受了一次灭顶的刺激。

    不仅如此,玩弄性器的手指也同时抠挖着张开的铃口,如果不是根部被牢牢束缚着,高潮早该降临到这具可怜的躯体之内了。“果然不是第一回,你里面可真敏感,碰一碰就吸得这么紧。”简安宁痛苦地摇头:“景承,你让我射吧。”

    “你可以说安全词。”赵景承暂时停下动作,让简安宁可以缓口气说出来。但他知道简安宁是不会说的。安全词代表s的行为超过m的承受限度,简安宁是绝不会用这种方式提醒赵景承越线的。

    等了一会,赵景承才满意地笑了,屈起手指在敏感点抓挠几下,继续逼问:“那么,你操过他吗?”简安宁依然沉默,性器胀得紫红,在赵景承手里活物般跳动。

    “你好像不是很舒服啊,我弄疼你了吗?还是说,提到以前的事,你心里不舒服了?”赵景承拨动着他的性器,把那根硬物晃得上下摇摆,听着他难耐的抽气声,心里稍觉解气。

    简安宁低低呻吟着,忽然说:“你进来吧,景承,我只给你一个人。”“现在没那个兴致了。怎么,手指满足不了你?”说完,手指重重在敏感点上一按,却并不离开,而是捻着那一点旋动手指划圈。

    简安宁被折磨得发狂,四肢被缚,只能无助地挺动腰部寻求解脱。刚才那一手带来的快感过了好长时间才渐渐退去,简安宁的喘息都带着颤意,脱力地躺在床上,眼神却依旧炙热,定定看着赵景承:“难得看你吃醋一次,原来这么难哄。”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