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霓裳铁衣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天,池老爷风光葬礼也算是凌阳城里一大闻了。灵堂就设池家被大火过后残余后堂里。池孝林逃脱了,当然对外是说与武装分子激战中失踪,现池家只剩我和被丢下池孝林老婆,楼少白这个“半子”自然义不容辞地撑起了局面。

    我因为昨夜睡得很差,今天又一早起来,自己对着镜子看了下,嘴唇发白,眼眶发青,和身上孝服倒正匹配。至于池景秋嫂子,我怀疑她应该知道事情真相。楼少白当时没打死她,估计也是看她是女人面上手下留情了,但他身边副官之前肯定敲打过她,所以除了拉住我跪灵前带些惊恐地偷看灵堂里扛长枪士兵之外,再干嚎几声,并没多说什么。

    我对这女人之前印象不是很好,所以她边哭边朝我哀叹自己命苦时候,我也只是随意敷衍了几句。看向灵堂正中悬挂着池老爷灵像,面孔威严,眼睛仿佛还森森地盯着我,我忽然想到了个问题。

    如果通地七和池景秋以后真一起了,我真是他们后代,那么这个池老爷,算起来也是我祖先了

    我顿时有风中凌乱感觉,想了下,终于还是朝灵位方向拜了几下,也算是替池景秋到做女儿本分。

    灵柩和尚道士们钟钹念咒声中被八人抬起,唢呐开路,炮仗齐鸣,送葬队伍蜿蜒迤逦,蔚为壮观。道路两边站满了看热闹人。我头戴遮住半张脸孝帽,被福妈扶着跟灵柩后时候,听着路边人议论着池老爷摊到了个这样好女婿,身后大事才如此风光,忍不住抬头望向楼少白,他骑马前,背影挺直,手臂上缠了圈黑纱。忽然觉得有些滑稽,眼前这一幕,就仿佛舞台上一台大戏,而我是个不知道接下来剧情临时演员。

    我收回了目光,无意扫了下边上人群,呆住了。

    人头挤挤人群里,我看见了池景秋。虽然她一身灰布大衫,整个头脸被方巾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了额头和红肿眼睛,但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又惊又喜。几天之前那场夜半枪炮和池家被毁,凌阳城自然成了轰动一时话题。池景秋听到消息也不奇怪。池老爷虽然待她不怎么样,但她毕竟是他女儿,天性使然,过来送这个父亲后一程,也常理。她既然来了,通地七想必也附近。我张望了下,果然,池景秋身后站了个头戴压低黑毡帽男人,是通地七。我看向他时候,他也看向了我,目光微微凉肃。

    “福妈,我突然头很疼,要歇下。”

    我对福妈低声说道,停下了脚步。福妈急忙扶着我脱离了队伍,站路边有些着急:“怎么办?要不我跟姑爷说下?”

    “不用。我去那边坐下,你去帮我倒杯水就好,我等你。”

    我指着人群后路边一个凉亭。

    福妈应了一声,急忙扶着我挤出人群。我坐了下去,她往边上一个茶寮去。通地七朝我走了过来,我急忙站起来。

    “上次完全是个意外。相信我。他临时从省城折回。”

    我有些急切,压低了声说道。

    他望着我,微微蹙眉,神情看起来还是有些冷淡。

    我看见池小姐正从他身后朝我走过来,心中一动。现或许只有靠她了。

    “我和池小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你就不觉得奇怪吗?我上次说过我有事求你,这件事不但关系到我性命,和池小姐也有密切关系。你再相信我一次,求你了。”

    他飞地看了眼池景秋,眼中掠过一丝异色,神色终于有些缓了下来,想了下,微微点头:“明天下午两点,就这里茶寮,我等你。”

    我急忙道谢,见池景秋已经到了我面前,有些过意不去道:“池小姐,真对不起,玉堂春后来牢房里得了急病,没了。他这人其实不怎么样,你以前或许只是被他台上粉墨重彩给吸引了而已”

    我不敢跟她说,他是我被楼少白逼着开枪打死。

    池景秋怔怔看着我,神色有些惘然,忽然叹了口气,又看了眼身边通地七,说道:“我知道了,,多谢你费心”

    我远远看见福妈端了杯茶水过来,急忙朝她使了个眼色。池景秋回头看了下,说道:“福妈从小看着我长大,对我很好。她没儿没女,麻烦你以后帮我照看下她”

    我点头。通地七立刻带着她离去,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很被人流吞没了。

    我注意到通地七行动如常,看起来前次受伤对他影响并不是很大,虽然还不知道他这段时间都躲藏哪里,背部受伤又是怎么养好,但心里已经松了口气。他没事就好。

    福妈到了我近前,我接过茶水喝了几口,忽然看见路边人流分开了条道,楼少白朝我走了过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