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比兽还美的男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章

    以狠厉手段扫光闹事的家伙,邬雪歌与女子相偕离去后,围在大庄炮制药场上方观战的江湖客大抵出现两种情形——

    一是脸色或青白或虚红,想明白后,摸摸鼻子自认技不如人,而且还是天差地远的那种距离,也就夹着尾巴安分走自个儿的路,不再上前自找苦吃。

    另一种则是立即追上。

    既然都敢追上去,轻身功夫肯定颇有火候,对自身武艺必然颇为自负。

    但不管武功是强是弱,再待着已无意义。

    眨眼间一群人走了个精光,西海大庄恢复往常平静。

    平静持续好些天,段霙等人严阵以待,结果再没见到半个江湖客上门。

    然,这样的平静仅是表相。

    邬雪歌一走不再回来,后头又追去一票高手,大庄这儿遣了不少人出去打探,连点蛛丝马迹也没探得,后来是当家大小姐要大伙儿好好做事,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能误了货期,众人才消停些。

    已然是第十晚了,邬雪歌还是没回来。

    伍寒芝这几天过得浑浑噩噩,她作息没变,一样能吃能喝能睡,只是桃仁端来什么,她直接就往嘴里塞,食不知味,齐娘跟她汇报一些日常琐事时,她也能应对,甚至与外头的大小避事们议事,一样条理清晰;到炮制药场巡看时,一样能与老师傅们谈笑,但只要一人独处,她就呆了,呆呆坐着不动,仿佛入定。

    伍寒芝不知自己一个人时会那样。

    她仅是不断想起邬雪歌当日离开时的情景,蓝瞳冷淡,语调平板,将她的手震开,转身带走那名与他亲昵牵手的女子。

    他不能不回来不能这样潇洒就走、不告而别他不能失信于她。

    有时候会想到难以喘息,心窝疼痛,而那样的痛没办法叫出来,她依旧是呆楞着,任那种疼痛在心间反复再反复地煎熬。

    今夜的风很好,温柔还带沁凉,把园里的老梅树拂得沙沙微响。

    药场的事传了开,瞒也瞒不住,丈夫行踪不明,这事她也兜不圆,娘亲、菀妹、齐娘和丫鬟们自是担心她的状况,但自个儿的身子她知道,不会有事的,该吃的该喝的,她会养好自己,顾好肚里的娃娃。

    只是思绪从来不由人,尤其夜深人静时最难按捺。

    没想惊动谁,她披上外衫徐步来到老梅树下。

    仰首去看,月光从叶缝间筛落,叶间星星点点格外清亮,她记起他那时肚饿无食物止饥,蹲在树梢上提壶灌茶的样子,有些可怜,很令人心软。

    嘎啦!飕——异响乍起,她瞠圆眸子!

    就见与老梅树成斜对角的一座菊台上忽地张落一张大网。

    这个大网陷阱是丈夫的手笔,用的并非是寻常绳网,也不知丈夫去哪里弄到手,那张大网用利刃使劲儿割都割不掉,非常强韧。

    跟着,菊台后面就窜出一人,伍家堂的上门女婿终于返家。

    邬雪歌没料到会是这样。

    他不想现身,至少不该在这时候现身,外头的事尚未摆脱彻底,他这时跑回来很可能又会给西海大庄、给妻子添大麻烦。

    但,就是想她了。

    所以入夜后偷偷溜进他与妻子的院落,本想到榻边看看她睡着的脸容,嗅一嗅她肤上、发上的馨香就好,却见她走进园子里倚着老梅树呆立。

    西海药山的春夜犹带寒气,夜露又重,她这入定不动的模样真要站到地老天荒似,要着凉的!

    内心无声呐喊,他算是关心则乱吧,空有绝世高强的武艺,对着妻子“打埋伏”竟笨手笨脚到触动自己当初设下的机关。

    稍值得庆幸的是,他千钧一发间跳开了,若被大网网住都不知脸该往哪里搁。

    这一边,当看清楚跃出的黑影是谁,伍寒芝问也没问他为何藏身在那里。

    眸光怔怔然,瞬也不瞬,她举步朝他走去,越走越快,最后扑进他怀里。

    抱住丈夫矫健的腰身,她微微喘息道:“你回来啦”

    这样不对。

    邬雪歌两条胳臂垂在身侧,硬是忍住欲拥紧她的冲动。

    那一日炮制药场遭捣毁,为逼他现身,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也仅坐壁上观,若非他及时赶上,药场被毁坏还算事小,就怕真闹出人命。

    这还是第一波而已,即便打发掉那些人,消息只会传得更快,之后定会有更多的江湖人往西海药山来。

    大庄百余户人的安危对妻子而言有多重要,他很清楚,但他更在意的是妻子的安危,如今她腹中还有一个

    像察觉到他的异样,伍寒芝略松开两臂,抬头对上他深幽的眼,微微笑。

    “你那时说过,若咱们西海大庄遭真正的武林高手闯入,也不用段大叔他们出手,你一个就能把他们全打发掉。”略顿,带笑叹道:“所以你真把他们一个个全打发了呀”

    这样太不对了!

    她应该要害怕惊惧才对,即便当下力持镇定,也该懂得后怕,越想越怕才是。

    而不是他一现身,她就没心没肺、玩笑般闹他,仿佛那些不是什么紧要的事。

    邬雪歌越想越烦闷,暗自握了握拳,终于将环在腰上的柔荑抓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