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精品中文网 www.jpzw.cc,比兽还美的男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的身手快得匪夷所思。

    他盘坐,她站立,两人之间明明还隔着一大步距离,瞬息间他已扣紧她的手。

    两具身躯陡然相近,身长颀秀、在女子中确实算是高个儿的她,脑袋瓜竟还抵不到他颚下。

    “你”嗓音梗在喉里。

    见他埋头凑近,一管高高的、挺得不象话的俊鼻竟然就着她的手东嗅嗅再西嗅嗅,夜月银光洒在他乱发上,镀出流金般的褐红色泽,伍寒芝忽觉心头一荡,指尖微痒,有股想要摸摸那头乱发的冲动就像像帮老米、帮家里养的两头看门大犬顺顺毛那样

    下意识吞咽唾津,她颊面发烫,被自个儿的古怪想法惊怔。

    “兽族。”邬雪歌低低吐出两字,铜铃上最原始的气味永不会消散,那是出自于他的母族。

    这些年四处飘泊,他一直在打探兽族行踪。

    当年从娘亲口中仅知族人并不多,不到两百口,且常随着兽类迁徙、居无定所,他没有非要寻到他们不可,只是想着若能会会那些族人,也许是能找到一个所在,令心定下。

    他的神态幽远且神秘,撩动人心,伍寒芝只觉方寸微麻,呐呐地问道——

    “你知道兽族?你”思绪飞掠,忽记起大庄里的老人和家中长辈尚在世时对兽族人的描述,说他们不管男女,个个高眺健美,深目高鼻的面容轮廓是域外部族中最最好看的,头发尽管有一百种色泽,但眸珠永远像万里无云的蓝天那般湛蓝,老人们还说,他们惯于用鼻子辨识人与物,嗅来嗅去,再怎么无色无味都能嗅出个子丑寅卯。

    她明白过来,长睫扬动。“原来你是兽族人。”

    女子微仰的脸容让他想到剥了壳的水煮鸡蛋,十分稚嫩,眉眸间却是沉宁定静,能看出她眸心带着兴味,对他感到好奇。

    邬雪歌下颚微抽,双目不由得眯了眯。

    她当真不惧他?

    人烟罕至的深夜谷地,她落进他手里,她手无寸铁,没半点功底,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弄死她她还有闲情逸致探究他了?!

    这姑娘根本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将他从流沙里“救”出来、莫名其妙塞食物喂食他,更莫名其妙的是——她怎会觉得高大强壮的汉子如他,需要纤瘦的她保护?

    “狼来了,你挡在我身前做什么?”尚未意会过来,疑惑已随心志问出。

    伍寒芝表情明显一楞,螓首略偏,秀逸的眉间动了动。

    她打量他的样子,好似他问了一件很古怪、很不着边的事儿。

    捺住迷惑,她语气寻常道:“我较你年长,遇了事,自然得护着年幼的!”

    一向都是如此,从小到大,她都是守护旁人的那一个。

    其实很习惯,真的、真的很习惯了,她也觉自个儿做得挺顺手。

    腕骨蓦地感到疼痛,男人手劲过大,紧扣的力道令她不禁倒抽一口气。

    “你、你能放开了吗?”她忍痛轻问。

    “我若不放,你奈我何?”

    什么年长的就该护着年幼的?

    要他来说,这世间弱肉强食,她想护他,还得看她有没有这本事!

    “现下我就能弄死你,你自己都护不住了,还想护谁?”简直不自量力!

    戾气大盛的面庞,蓝眼美得欲喷火似。

    歙张的鼻翼下是两瓣紧抿的漂亮嘴唇,峻瘦的颊面与下颚瞧起来像受过不少风霜,轮廓是俊美的,线条却凌厉如宝刀银锋,仿佛从未被善待过

    伍寒芝不知他内心的起伏跌宕,只隐约明白,是她惹恼他,令他暴躁不安。

    “你会吗?”她反问,眸子清亮。

    他气息陡滞,两边额角鼓跳。

    她腼眺微笑,叹道:“你若下手,我当真小命难保,但弄死我有什么好?还不如随我回大庄,我好酒好菜款待你,待吃饱喝足了,兴许就不会这般不痛快。”

    手很疼,她没有挣扎,而另一只未被制住的手竟高高抬起,她其实也没厘清自己的意图,行事全按本能走,手一抬已去拍抚他的发、他的头。

    邬雪歌错愕,蓝瞳瞬间瞠圆。

    更令他愕然的是,他第一时间竟未狠狠格开她那只该死的手,却像受到极度惊吓的小兽那般猛地退缩。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